Iridescent

[VJIN]握手

大爱❤️❤️

飞吻小偷:

*大学生AU


*旧文新发……






“握手。”




金色的大只金毛犬摇着尾巴,歪着脑袋看向金硕珍,“汪汪”地叫了两声。




“呀,不是要你叫唤!”金硕珍愤怒地拍了一下地板。金毛犬瑟缩了一下,想要站起身来。




“坐下。”




金毛犬看了一眼金硕珍严肃的表情,弯曲后腿规规矩矩地坐在金硕珍的面前。虽然看起来似乎有点不情愿,不过金硕珍把这当作阶段性的胜利。他鼓励地拍了拍金毛犬的脑袋。毛茸茸的大狗眯起眼睛发出呼噜声,亲昵地将脑袋凑向金硕珍,伸出舌头舔向金硕珍的手掌。他连忙缩回手。




要奖惩分明。金硕珍在心里默念。他重新端出一副严肃的表情。




“西斯,握手。”




“汪汪汪!”名叫西斯的大狗开心地叫了起来,完全无视他的命令,轻快地跑到金硕珍的面前转起了圈。金硕珍生气地想要站起身,却被金毛犬一下子扑倒在地,伸出舌头舔着他的脖子。没出口的责骂变成了尖叫,金硕珍伸出胳膊想要把金毛犬从身体上推开,但是大型犬的重量出乎他的预料,而西斯把这当成了玩耍的邀请。它一脚踏在金硕珍的胸口,舔起了金硕珍的脸颊。




就在这时一人一狗听见钥匙在锁眼里转动的声音。金泰亨打着哈欠回到房间,手里端着两杯奶茶。




“哥我给你带了外卖。啊,哥在和西斯玩吗?”




“汪汪汪!”




“西斯好像很开心啊哥!”金泰亨兴奋地看着躺在地上被狗舔了一脸口水的金硕珍,“但是哥看起来有点惨?”




“泰亨。”金硕珍用毫无灵魂的虚弱声音呼唤,“救救哥……”




“哈?”








“所以,哥想要教西斯握手,但是失败了?”金泰亨喝着奶茶,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金硕珍,“可是西斯不是一向很听话的吗?西斯,握手。”




金毛犬立即伸出爪子抬到它胸口的高度。金泰亨伸出手捏了捏它的肉球,“它这不是会握手吗?动作做得很标准呢。西斯乖,哥给你剥火腿肠。”




金硕珍用毛巾擦着刚刚清洗过,现在还滴着水的头发,看着金泰亨和金毛犬其乐融融地玩耍的样子,脸色比锅底还黑。




“他就是不听我的。”他泄气地说,“他只有刚来那两天听我的话,之后就再也不理我了。我要它做什么它都不听!这明明是我亲戚寄养在我们这里的狗!金泰亨,你到底用了什么巫术夺走了它的心,快说。”




金泰亨哭笑不得地看着金硕珍。他年长三岁的恋人手里拿着叉子一脸严肃地指着他,就像是正在进行女巫审判的牧师一样正经。他伸出手想要拿走那个叉子,但是金硕珍牢牢捏着它不放。




“哥对西斯太宠了。”他只好回答,“宠过头的话,狗狗就会觉得它即使淘气不听话也没关系,会觉得有恃无恐。哥要对它凶一点才行。”




“我已经很凶了。”金硕珍底气不足地说,“我有教训它。你怎么知道我对它不够凶?”




金泰亨笑了起来。他对着金硕珍伸出手。金硕珍莫名其妙地看着金泰亨。




“哥,握手。”




金硕珍眨了眨眼睛,一只手伸出来搭在了金泰亨的手上。然后他立即反应过来,脸和耳朵涨得像过熟的西红柿。金泰亨笑得停不下来,甚至没法维持站姿。他坐在地上拍着地板大笑着。




“泰亨——”金硕珍像是已经到了容忍极限。他握住拳头,“金泰亨——”




“抱歉抱歉。”金泰亨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他像个无尾树熊一样挂在金硕珍身上,轻车熟路地亲了亲金硕珍的嘴角,“哥我不是故意的。”




金硕珍叹了口气,抱住金泰亨:“下次不许这样。”








“这就是问题了。”金泰亨举起叉子,像是拿着教鞭,“哥太容易原谅别人了,也太好说话。所以西斯不听哥的话,是因为哥平常太惯着它了。”




金毛犬快乐地汪汪叫着,像是在帮腔。金硕珍表情呆滞地看着面前的一人一狗,开始认真地反思自己是否真的像金泰亨说的那样总是太过纵容。




“不过这也正是哥的可爱之处呢。”金泰亨忽然开口,“就像这样——”




他凑到金硕珍身边,伸出手揉捏着金硕珍的脸颊,“就像这样,哥也不会反抗,超级好玩。”他兴冲冲地说,“所以总是忍不住想要欺负。”




金硕珍的眉毛危险地抖动了两下。他伸出手捏住金泰亨的手腕。




“看来的确是要改正这个问题啊。”他语气冰冷地说,“平常确实太惯着你了,还有西斯。所以你们两个小崽子越来越不听话。”




他拎起放在角落里的背包,义无反顾地踏向玄关。金泰亨惊恐地张大嘴巴。




“哥,我是开玩笑的——”




“我明天上午有期中考,今晚要去图书馆刷夜。”金硕珍用平淡地语气宣布着雷击般的事实,“今晚我不回来了,晚饭你自己解决吧。”




“哥!”




“汪!”




金硕珍嘭地一声甩上门,残忍地将一人一狗哀痛的呼唤隔绝在门内。当金泰亨终于想起来打开门呼唤金硕珍的时候,走廊已经一片空荡了。






“汪。”




“不要说了,西斯。”金泰亨面色沉痛,“我们是被抛弃的孩子。”




金毛犬挥着尾巴,热情地看向金泰亨,然后叼着食盘看向他。




“西斯,我不会做生骨肉。”金泰亨一只手捂住脑袋叹着气,“也不是不会做……不过我不知道硕珍哥平常给你剁生骨肉的配比。而且我没怎么做过这个,如果害你生病就麻烦了。所以我们今天只有狗粮。”




他安抚地拍了拍金毛犬的脑袋。金毛犬哀鸣了一声,然后趴在厨房的地上,眼神里满是哀伤。金泰亨叹了口气,开始用微波炉加热辣白菜鸡肉汤。他倒不是真的在为吃不到美味的烹饪这种小事烦躁,但是从早上起,金硕珍的电话就打不通。这让金泰亨着实有些担心。




他们交往已经两年了,而通常来说,金泰亨总是那个让人担忧的人。他从不知道“担心”的感觉这么让人难受。平常当他和朋友一起在KTV玩得太久,或者忽然来了兴致想要跑去汉江兜风,当他打开手机,看到十个来自金硕珍的未接电话的时候,虽然他的确真心实意地感到抱歉,但是他总是知道,只要自己撒着娇抱着金硕珍,然后亲吻他的嘴角,金硕珍就会叹着气回抱他,然后一次又一次地原谅他。




金泰亨捏了捏西斯的耳朵。大只的金毛犬懒懒地抖了抖毛,然后没精打采地舔起了狗粮。金泰亨开始认真反省自己平常是否真的太过任性。他掏出手机给金硕珍打着电话。“您所拨打的用户已经关机。”悦耳的女声又一次回答,“将为您接通语音信箱,请在滴声后留言。”




金泰亨大声地叹着气。




“哥,你快回来吧。”他对着语音信箱大喊,“只要哥愿意回来,我会好好打扫房间,也不会在凌晨打守望先锋了,也会好好收拾碗筷给个打下手,也不会缠着哥借学习资料或者让哥帮忙枪论文,哥你快回来,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真的?”




是很熟悉的温柔嗓音。金泰亨呆呼呼地抬起头,然后他看到金硕珍站在他的面前,手里拎着一个蛋糕盒子。




“哥——”金泰亨大哭着抱住金硕珍。他的冲量实在太大,金硕珍被他撞得后退了两步,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没有被撞倒在地上。他把手里的东西放在身后的桌子上,然后抱住金泰亨。




“呀,怎么回事?”他笑着说,“为什么这么担心?”








“你怎么会以为我离家出走。”金硕珍用叉子插住奶油蛋糕上的草莓,哭笑不得地说,“哥是这么幼稚的人吗?”




“是。”金泰亨大口地吃着蛋糕,气鼓鼓地说,“哥一周前还因为我和表演系的学长开玩笑说我爱你威胁要把我赶出房子,我可是也在付一半的房租的。还说要像赶走麻雀一样赶走我。”




“这是开玩笑——”




“如果不是离家出走,为什么会接不通电话!”金泰亨生气地问。




“因为我上午在考试。”金硕珍实话实说,“考完之后想起你一直说想吃这家蛋糕,就去排队了。没想到人会这么多,所以现在才回来。手机考试结束之后一直没有开机。”




金泰亨用力地咬着奶油,一脸不能信服的表情:“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还以为哥不要我了。”




“抱歉。”金硕珍苦笑了起来,“没想到会让泰亨担心成这样。这样,我给你讲一个狗的笑话——”




“哥为什么要道歉!”金泰亨双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终于忍无可忍地大喊,“明明是因为我太任性所以才会惹哥生气,就算是这样也还是顺着我,容忍我没理由的发脾气,明明哥应该是生气的那个才对——”




金泰亨忽然停了下来。嘴唇上传来温暖的触感,他尝到薄荷牙膏和草莓的香味。他条件反射地张开嘴巴,年长恋人的唇舌舔舐着金泰亨的嘴唇和牙齿,用舌尖在金泰亨的上颚打着转。他下意识地向前探出身体,闭上眼睛,然后沉浸在这个甜味的亲吻里。直到两人气喘吁吁,才终于分开。




“泰亨,不要这么说。”金硕珍笑着回答,“是因为喜欢,才会想要纵容。不,并不是纵容,而是你在我眼里无论怎样都是最可爱的,就算是孩子气的样子我也喜欢。比起乖和听话,我更希望西斯能够开心,就算他永远都不愿意和我握手,也没关系。所以泰亨,不要说什么我在容忍这种话。我从来不觉得我在容忍什么。你觉得我在容忍你,不是这样,泰亨,我爱你。”




金泰亨呆愣着看向金硕珍。他用力地抱着金硕珍,把头埋进年长恋人的肩窝。




“哥太犯规了,说这么帅气的话。这样我不是完全变成了闹脾气的小孩子吗?”




“怎么会,泰亨无论怎样都可爱。”




“哥总是这么温柔,会受伤的。”




“不会的,因为是泰亨所以才这样。”




金泰亨抬起头看向金硕珍的眼睛,然后他慢慢伸出手环抱住金硕珍宽阔的肩膀,闭上眼睛吻向金硕珍的嘴唇。他按着年长恋人的身体,将金硕珍推在餐厅的墙边,然后用牙齿啃咬着金硕珍的锁骨。金硕珍忍不住轻哼出声,用手指紧抓着金泰亨的衬衫下摆。




“汪汪汪汪汪!”




西斯跳起来用前爪拍向金泰亨的腿,想要加入这一温情的时刻。被打断的两人无奈地低头看向金毛犬。金泰亨叹了口气,然后拎起金毛大狗,轻轻地把它扔到了走廊里。




“汪?!”




西斯的眼神里充满了被背叛的冤屈。它用爪子挠向厨房的大门。但是金泰亨早一步握住了门把。




“抱歉,西斯。”他说,“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乖狗狗不能看。”




然后他砰地一声扣上了门。








“我想西斯了。”金硕珍躺在床上抱着马里奥抱枕,转了个身,有点低落地嘟囔着。




“哥过年回家的时候还是能看到西斯的吧。”金泰亨叹了口气,趴在床边,“我才是,再也见不到西斯了。”




“一直到被接走,它都没学会和我握手。”金硕珍愤愤不平地说,“这是什么笨狗,我才不想他。”




“是哥太——”金泰亨忽然笑了起来,伸出手揉了揉金硕珍的头发。金硕珍不解地看着金泰亨。




“汪汪。”金泰亨说,“我比西斯要聪明喔,汪。”




“握手。”金硕珍严肃地说。




金泰亨伸出手,举到脑门的高度。金硕珍握住他的手然后抱住金泰亨大笑了起来。




“呀,为什么要这么做!”金硕珍擦着笑出的眼泪,“泰亨你——”




“我还会很多哥没听过的命令。”金泰亨说,“哥要学吗?以后如果还有亲戚因为旅游要寄养宠物,说不定用得到。”




金硕珍有些怀疑地看着金泰亨。




“你说说看。”




“第一个命令叫Kiss。”金泰亨严肃地说,“听到这个命令的时候,宠物要把两只爪子搭在主人的肩膀上,然后亲主人的嘴巴。”




他握住金硕珍的双手,然后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抬起头看着金硕珍。




“呀!泰亨你这是把我当成狗狗吗!”金硕珍气愤地大喊。但是当他看向金泰亨的眼睛的时候,年轻的恋人看起来神情无比认真。金硕珍脸颊开始发烫。他有点犹豫地低下头轻轻地吻了一下金泰亨的嘴唇。




“如果服从命令的话,会有奖励吧?”金硕珍不安地笑着小声说。




“嗯。”金泰亨严肃地回答。他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会儿,终于憋不住然后笑了起来。金硕珍恼羞成怒地从床上捡起一个枕头砸向金泰亨的脑袋。




“奖励是有的!是有的!”金泰亨捂住头大喊。




“是什么?”金硕珍拎着枕头气势汹汹地逼问,“快说。”




“因为哥很听话,所以只好养哥一辈子了。”金泰亨快速地回答,然后跑出了房间。金硕珍立即从床上跳了下来,拿着枕头一路追了过去,大喊着“小兔崽子到底是谁在养谁”,他们打闹了一会儿,然后筋疲力尽地躺在走廊的木地板上。




“哥,我不是在开玩笑。”金泰亨气喘吁吁地说,“我是认真的。我想和哥在一起。一辈子。永远。”




金硕珍侧过身理着金泰亨被汗水打湿的棕色短发。他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我知道。”




——END——



评论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