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descent

[南硕/正泰]关于灵魂伴侣的两种可能性(Side.金硕珍)

喜欢

飞吻小偷:



*灵魂伴侣AU的阿珍视角


*大学生情侣南硕


*副CP是正泰


*大块砂糖甜饼!不甜不要钱!


*求评论QuQ


 


 


02  当你与你的灵魂伴侣第一次真心实意地亲吻的时候,你们的身边会绽放出鲜花


 


 


金硕珍紧张地吞了吞口水,抿着嘴唇紧张地凑近金南俊。金南俊闭着眼睛,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如同断头台上的路易十六。他缓慢地凑近金南俊的嘴唇,深呼吸,一次,两次……


他忍无可忍地转过头来,冲着四双亮闪闪的眼睛和一双吃瓜看戏的眼睛大叫出声:


“这根本行不通!”


四个兴致勃勃与一个满不在乎的围观群众齐声叹气。观众代表金泰亨双手合十,真诚地恳求着骑虎难下的金南俊与金硕珍。


“求你们了!亲一下而已!你们俩的话肯定能行!”




在金泰亨神秘兮兮地跑到金南俊和金硕珍就读的大学找到他俩的时候,金硕珍还以为他又来找南俊哥仿冒他妈妈的字迹给他的家庭作业签字。他怀疑地看着男朋友还在读高中的表弟,在心中盘算应该怎样让他明白这种事情不是行不通,而是根本不该做。但是当金泰亨把他的请求说完时,他宁可帮忙签上一百本家庭作业。


金南俊对此也有同感:


“你说要我们接吻,给你变出花来送情人节想约会的女生?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金泰亨眼神锐利地看着他们:


“保险起见,我先问一句,你们没有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偷偷亲过了吧?”


“没有!”金南俊立即回答。金硕珍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俊妮,你可以不用这么诚实的。”


“我就知道。”金泰亨兴高采烈地说,“让你们两个人正常发展,估计得等上半年才能亲上嘴。哥你看,我觉得我简直是个天才。你也知道我上星期才把攒了半年的零花钱凑起来去买了那台能和小国开黑打守望先锋的电脑,我现在真是一分钱都没有了,吃个冰淇淋都要靠同学救济。但是如果你们愿意帮哥你亲爱的弟弟一个小忙,他会一辈子感激你们的。”


金硕珍实在太过惊讶,以至于他甚至忘记应该第一时间拒绝金泰亨这个极其不合理的请求。在混乱之中他错误地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是灵魂伴侣?说不定我们根本不是呢?”


“别开玩笑了,哥。”金泰亨笃定地说,“你们肯定是。想想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金硕珍这辈子恐怕也很难忘记他和金南俊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事实上,不光金硕珍一个人,还有金南俊,金泰亨,朴智旻,郑号锡,闵玧其,田柾国,以及所有那一天参加了「XX大学流行音乐表演大赛」的人,都可能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忘记那个核爆级的悲剧性场面。


金硕珍记得那天,他为了去看室友闵玧其的Rap演出,提前一天熬了通宵在图书馆里搞定了所有的传媒学论文。当他拿着一杯特浓美式咖啡,顶着黑眼圈和乱糟糟的头发赶到学校礼堂,表演已经开始了。舞台上站着两个男生——他看不清长相——用超出他预料的充沛情感与优秀技巧翻唱着那首连他这个对Rap音乐几乎没什么了解的人也耳熟能详的大热歌曲《Love the Way You Lie》。负责蕾哈娜部分的是一个磁性低沉的声音,而负责阿姆的Rap段落部分的男生,几乎优秀得让人怀疑他为什么不干脆艺人出道。


金硕珍好奇地从人堆里艰难地向前挤过去,走到了一个离舞台不算太远的位置,打算趁着这首歌唱完,灯光亮起,表演者谢幕的时候趁机拍几张照片。然而在歌曲高潮时,几道闪耀的舞台效果白光打在了歌唱者身上和观众之中。金硕珍一瞬间看到那个Rap表演者——紫色的头发,帅气的长腿,还有两个圆圆的酒窝——和他双目对视。


一瞬间时间仿佛停止了,整个世界只剩下台上的他,台下的他,与他疯狂跳动的心脏。金硕珍不知道是通宵熬夜外加特浓咖啡的作用,还是什么其他不可言说的神秘因素,但是他的心脏以刚刚被南非的狮子追着跑了五千米的速度,以下一秒就会爆炸的频率,疯狂地跳动起来。他手里的咖啡砸在脚上,热气腾腾的棕色液体溅了一身,但是这都不重要。台上的那个男生也呆愣楞地看着金硕珍的方向,嘴巴微张着,像个有点傻气的木偶人。背景音乐的和弦敲打着激昂的拍子,他身边那个稍微年轻一些的男孩一脸末日降临的表情,但是这都不重要。他和他就这么相互对视着,眼光交汇,就好像全部的人生就只是为了这一刻的相遇——


歌曲结束,礼堂的灯光重新亮了起来。这无疑是历代级的演出事故,观众们犹豫着究竟是该鼓掌还是喝倒彩,因而出现了一阵令人难堪的寂静。这时候舞台上那个男生像是刚刚反应过来一样,他把麦克风举到嘴边,看起来就像是刚知道麦克风是个什么东西。然后他有些结巴地开口:


“呃,舞台东边那个打翻了星巴克的同学,对,就是那个棕色头发,长得很帅的那个,就是你……呃,请问,能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吗?”




金硕珍清楚知道,也十足相信金南俊清楚知道,他们俩肯定是灵魂伴侣。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比他们两个更合拍的情侣了。他不需要说出下一句话,金南俊就能猜到他在想些什么。金南俊从没给他讲过他的喜好,他挑出的礼物就能恰好吻合他的心意。他们性格不同,不如说是大相径庭,但是却又奇妙地能够达成共识。这种感觉并不是找到与自己在各方面的观点上都能有所共鸣的知己那种相见恨晚,而是像白天遇见黑夜,或是火焰遇见微风那样,像是两个不完整的灵魂相互弥合,并因为彼此而成就了更好的自我。


——说是这么说。不过这并不代表他愿意为了证明这个,在他和金南俊的密友圈的注视下现场表演魔术戏法。而且,虽然只是万分之一的几率,虽然他和金南俊都十足相信这不会发生,但是……如果,假如,一旦……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到时候又该怎么办呢?


然而“骑虎难下”这个词用在这里,可以说是再合适不过。没等他和金南俊阻止,这群小孩就像耗子闻见奶酪一样不知道从哪儿跑了过来。就连闵玧其也罕见地离开了宿舍,双手抱胸,一副“我看你们怎么收场”的表情看着他们俩。


“你们都不上课吗?”金南俊绝望地一手捂脸。金硕珍在心底暗暗祈祷一颗核弹炸在学校操场上。或者忽然有UFO将他们全部抓走。怎么都行,只要别让他们当场出丑——


他闭上眼睛等了三秒钟。什么都没有发生。


“好吧。”他生无可恋地说,“我们试试。”




金硕珍咬着嘴唇。他的脸有点发红,不过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他刚刚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使劲地扇了自己好几巴掌。他努力放空大脑,忽略身边几位围观群众的窃窃私语和让人烦躁的低声窃笑。金南俊还是一副“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表情,实在对于现状没有一点帮助。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对着金南俊的嘴撞了过去。


这不像是个吻,倒像是个意外事故。金南俊紧咬着牙跟,让他撞得嘴巴生疼。他们俩眼泪汪汪地睁开眼睛,对上了金泰亨黑得像铁锅一样的表情。


“呃,没开花是吗?”金硕珍丧气地问。不得不说,在接吻之前,虽然百般不情愿,但是他对于可能的结果并不是毫无期待的。那个可怕的假设再一次浮上心头:如果他们两个根本不是灵魂伴侣,如果他们根本不是彼此的真爱……


“哥,你们行不行啊?”金泰亨皱着眉头批判道,“你们都是大学生,在我们看来,已经是十足的大人了。结果连接吻都这么失败,真的让人很担心你们以后的爱情生活。不就是亲一下吗,哪有那么难?来来我给你们示范一下。”


金泰亨伸出一只胳膊熟练地搂住了正在一边悠闲地吃薯片看戏的田柾国。后者瞪圆双眼,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金泰亨熟练地在嘴唇上啜了一口。


“看吧,就这么简单——”


金泰亨说到一半,忽然觉得面前众人的视线有些不对劲。他迷茫地看着周围的人,摸不着头脑地发问:“怎么了?”


“哇哦……”朴智旻有点害羞地说。


“哇哦。”闵玧其不带感情地说。


“哇哦!”郑号锡极其兴奋地说。


田柾国从地上摘起那朵漂亮的金色太阳花,眼睛亮闪闪地看着金泰亨。


“哥,其实我一直……我就是没敢跟你说,我喜欢你。”


“等等?!”


金泰亨无法置信地尖叫出声。




“这里应该就安全了。”金南俊喘着粗气,扶着膝盖,断断续续地说。


金硕珍拍了拍男友的后背。


“我记得这个体育场虽然废弃了,不过应该有自动售货机,我去买瓶水给你。”


他离开了一小会儿,然后带着一瓶矿泉水回来递给金南俊。金南俊打开盖子咕咚咚地把清水灌进嗓子里,金硕珍则坐在一边的木制长椅上,安静地看着他。太阳在地平线的边缘散射出赤红色的光线,头顶上天空的蓝色已经开始逐渐地从湖水色变成珐琅与深海的颜色。他看着金南俊紫色的发丝逆对着夕阳,在一片赤红里透射着发白的金光,翻来覆去地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他们亲吻了,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而金泰亨和田柾国却莫名其妙地成了注定厮守终生的一对儿。如果这事发生在别人的身上,金硕珍肯定会笑得像一把过载的车前窗雨刷,停都停不下来。但是自己做主人公的时候,就满不是这么一回事了。他无法抑制地开始担心,如果他和金南俊,只是一个错误的偶遇……他们根本不是什么灵魂伴侣,根本不是彼此人生的真爱……


他从没想过这些事。他们是彼此的唯一,他们始终这么相信,就像这跟牛顿定律或者1+1=2一样是不需要证明的永恒真理。但是如果他们不是呢?金硕珍没法想象金南俊和任何一个其他人走在一起,手牵着手,有说有笑,光是想象着这样一个模糊的影像,就让他的胸口因为嫉妒和悲伤针扎似的疼痛。他也没法想象自己爱其他人的样子——他已经这么爱金南俊了,他实在不知道要怎样比爱金南俊更深地爱其他人。但是灵魂伴侣……


“谢谢。”金南俊拧着矿泉水瓶,坐到了他身边,声音比以往低沉很多。金硕珍知道他也并不开心,不过他并没像平常那样用温柔的语气去安抚他。他没这个心思。他只是沉默地坐在那儿,乱七八糟地想象着一些让人一点也打不起劲活下去的黑暗未来。


“去他的。”金南俊忽然骂了一句脏话。他转过身,两眼闪耀着某种有点疯狂,有点不管不顾的神色,“管他什么灵魂伴侣呢。要我说这东西就是一坨狗屎。我喜欢你,我爱你,我自己清楚得很,根本用不着什么花啊草啊来证明我的心情。我这辈子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了,我想象不出来我还能喜欢上什么别人,根本不可能。如果我们不是灵魂伴侣,那就是这个灵魂伴侣的系统出了错。反正,你可别想因为这个离开我。如果你敢跑,我就把你绑在卧室床上,然后点火把房子烧了。”


金硕珍呆看着金南俊,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迷惑又不知所措。然后他快乐地笑起来,紧紧地抱住金南俊。


“你说什么呢,我为什么要离开你?埃米纳姆的台词一点也不适合我们,不过你说得对。让灵魂伴侣去死吧,我们就是天生一对。”


他搂着金南俊,抬起头看着他。金南俊似乎有点脸红,但是灯光太暗,金硕珍看不太清。他只觉得眼前这个人有着他最中意的眉眼,和他最喜欢的鼻梁与嘴唇。金硕珍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嗓子有点哑。


“俊妮,闭上眼睛。”


金南俊听话地闭上双眼。金硕珍轻柔地吻上他的双唇。就像花瓣亲吻平静的水面,飞鸟落上新生的嫩枝,或是冬日的初雪温柔地碰触大地般,他轻轻地吻上金南俊的嘴唇。


过了一会儿,或是过了很久——他们依依不舍地分开。金硕珍睁开眼睛,然后开心地笑了起来。他摇动着金南俊,用快乐的语气催他睁开双眼。


“我们制造了一场小型生态灾难。”金硕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笑得停不下来。


金南俊睁开双眼。然后他们看到——


一片无边无沿的玫瑰花海以他们为中心,向四周无限延展。是肉眼无法望穿边际的玫瑰花海,每一朵玫瑰的花瓣都是最鲜艳的红色,比忠贞的情人心头的鲜血更浓烈,比西班牙王室代代相传的红宝石的成色更纯正。鲜红色的花瓣在夕阳下泛着温暖的光晕,在微风的摆弄下和顺地舞动着,像是一片温柔绵展的海洋。


 


——END——


 

评论

热度(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