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descent

[授权翻译][南硕|糖鸡霜花]请问,你的图书编号是?(上)

_(:з」∠)_喜欢喜欢喜欢

飞吻小偷:

 原文标题:《Can I Get Your Dewey Decimal Number?》
作者:melecs(汤不热地址点这里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724544


授权:请点击


译者:飞吻小偷


译注:总字数2w2的好莱坞恋爱轻喜剧,enjoy!(有任何感想的话请不吝评论,我会帮忙向原作者转达)




下篇点这里




简介:金硕珍很喜欢图书管理员的这份工作,但是一些熟面孔总让他心神不宁。比方说,举个例子吧,那个每天都会坐在同一个角落里的位子上蹭WiFi的成年男子。问题在于,金硕珍负责的区域是童书区。




以下正文:


 






请问,你的图书编号是?








图书管理员不是个简单的活,而对于金硕珍来说,这份工作难上加难。他嗜书如命,每周平均读书量在两本以上。在他的理想世界里,做图书管理员意味着无边无际的快乐阅读时光。然而实际情况就像在糖果铺里节食:他周围满是各种各样的书籍,从早到晚,而他一本都不能看。他的上级不止一次因为他在工作时间看书而警告过他,而他说话的声音也因为总是悄声低语而变得有点细了。


更别提,还有那个人。这里的“那个人”指的是一位每天都穿着同样的白色套头衫,戴着昂贵的头戴式耳机,坐在同一个座位上,大概已经记忆了图书馆的WiFi密码,因为他总是打开他的苹果笔记本一呆呆一天的一个家伙。日复一日。日日如此。通常来说金硕珍一般不会注意到这种事情——有很多人天天去图书馆报到,对书籍储量了如指掌,金硕珍本人就曾经是其中的一员。但是那个人根本不读书。金硕珍一次也没见过他从书架上拿下来任何一本书。实际上,有一天当那个人出现的时候他的桌子上有本书,而他看起来似乎觉得这是个挺烦躁的事。他立即把那本书放回了架子上(而且摆错了位置,金硕珍亲切地补充道),甚至都没来得及打开他亲爱的笔记本电脑。


不过这还不是最让金硕珍犯愁的事情:


金硕珍负责的区域是童书区。


每天在他值班的时候,都有上百个小孩子在他面前转来转去。他们举着特大字号的图画书不停向他提问,在图书馆的公共电脑上玩着维尼熊游戏,他每过十分钟就得去提醒他们不要在图书馆里大声喧哗。而“那个人”,一个大概至少已经念了好几年大学的成年人,在一群不时撞倒书架或者因为不小心撕了书页而大哭大闹的小孩子里,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一样引人注目。金硕珍从没见过他脸长什么样子,那张脸总是藏在他的笔记本电脑后面。他极其好奇,为什么这个男人总能恬不知耻的在儿童区大剌剌的待着,而楼上就是安静愉快的成人借阅区。一般来说,在儿童区的桌边坐着的不是过度谨慎,不相信金硕珍照看小孩的能力的孩子爹妈,就是放学之后要做作业的小朋友。而现在,多出一个分类:“那个人”。某种程度上说,这实在挺悬疑的。金硕珍一点也不喜欢悬疑题材,哪怕是阿加莎·克里斯蒂,他也一样的不喜欢。


小孩子们其实还是挺可爱的。而在所有这些小孩子里,金硕珍自然有所偏爱。那个孩子的年纪在儿童区算大的,但是又没大到适合青少年区的程度。他的名字叫田柾国。这孩子是那几个图书馆小常客之一,每次他见到金硕珍,都会冒着被其他比较龟毛的图书管理员“嘘!”的风险,乖乖地跟金硕珍道好。他会跟金硕珍分享他的读书进度,而金硕珍也会根据他的评论给其他小朋友推荐阅读书目。用生物学术语来讲,这叫“互惠共生关系”。田柾国很憧憬金硕珍,因为他是唯一的一个男性图书管理员(不过金硕珍本人倒不觉得这是个多光荣的事),他说过很多次,“等我跟你一样大的时候”也希望能像金硕珍一样在图书馆做管理员。


总而言之,金硕珍尽量让自己别太在意成天窝在角落里的“那个人”。他其实并没有真的“惹到”金硕珍,倒不如说正相反:他从来不惹事。他只是坐在那里,规律呼吸,偶尔打字。可以说,对于金硕珍来讲,他的存在就是个麻烦。金硕珍数月来一直在暗中寻找可以把他踢出图书馆的充足理由,不过一直以来,他一无所获。


不过终于,金硕珍抓到了他的破绽。这一天,“那家伙”除了笔记本和耳机之外,还带了一个星巴克的杯子。金硕珍在心里默默感激楼上那个制定了“禁止携带除清水以外的任何饮料或食物进入借阅区”的规定的老巫婆。他庄严地在内心宣誓:时机已到,他终于可以释放心中的恶魔。


不过他不打算直接就这么走过去。不,这太明显了,太不自然了。他还需要一些除了那杯咖啡之外的其他原因。自然,他甚至不用等上十分钟整,就有个小孩撞倒了一排书架。金硕珍平时除了偶尔整理一下图书摆放,一般很少走动。他通常都是待在他的办公桌后面,帮小孩子们寻找作者和书目,或者给他们的读书笔记盖章。他已经几个月没有涉足图书馆里“那个人”占据的那个角落了,这让他感觉有一点点的不安。在这之前,他始终努力避免和这个人以及这片区域接触。毕竟金硕珍其实并不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说不定他是个年轻的恋童癖,待在图书馆里观察这些小孩,心态类似于成天待在酒吧里的醉汉。


金硕珍整理好那些掉在地上的图书,小声地安抚着迷路的小孩,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助,不过他的心思实际上全放在了“那个人”身上。他只想立即进入正题。


他轻轻拍了拍他(毫无自觉的)宿敌的肩膀。对方慢慢转过身,拉下兜帽,摘掉了耳机,仰起头看着金硕珍。金硕珍真希望他能把兜帽和耳机全都戴回去,继续把脸藏进笔记本后面。因为他一旦认识了他,那么每次他从远处看向他的角落时,他都会想起这张脸:圆圆的面颊,泡泡糖似的粉色,被耳机压得有点走形的时尚头型,带着大方眼镜,漂亮的嘴唇弧线,以及两个,圆圆的,酒窝。


金硕珍喜欢酒窝和粉色。


他看起来……不丑,不难看。事实上金硕珍开始迷惑自己为什么之前会觉得他有点烦人。他干嘛要在乎他会不会整天坐在童书区无所事事?干嘛要介意他蹭图书馆的WiFi?他现在一点也不在乎这些了。但是他不能这样,金硕珍想,自己可是专业的。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先生,”哦,这个叫法可以,“抱歉,不过图书馆内禁止携带清水以外的其他饮品。”


金硕珍似乎看见那个男人脑袋上亮起来了漫画式的一个灯泡,那个男人的大脑飞速转动,几乎肉眼可见。“抱歉。”妈的,金硕珍暗想,他想把这个人的声音设成手机闹铃。“不会有下次了。”


最好别。金硕珍心想,不然我还得再过来面对你,面对你蠢得可爱的发型,以及加倍蠢也加倍可爱的酒窝。




——————




金硕珍不是个爱抱怨的人。倒不如说,在朋友圈里他通常扮演知心哥哥和垃圾桶的角色。他天天忙着给人搞人生咨询,结果反倒没什么时间考虑自己的人生大事。这导致他那两位(可怜的)室友在面对金硕珍莫名其妙突如其来颠三倒四的人生新难题时可谓毫无心理准备。“等下。等下。”郑号锡打断金硕珍的发言,“如果这个家伙几个月来都每天都出现在图书馆,你为什么从来没跟我们提过?”他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每天我都问你‘工作顺利吗?’,所以你一直在敷衍我咯?”


金硕珍叹了口气。和郑号锡聊天就是这样,你永远别指望说完一句完整的话。郑号锡是他两个室友中的“阳极”,总是把生活搞得鸡飞狗跳。闵玧其则是正相反的“阴极”……他睡着了。在金硕珍开始说话那会儿他可绝对是醒着的。郑号锡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夸张地晃着闵玧其的肩膀,声情并茂地大喊着:“快醒醒!你硕珍哥已经中年危机了,下一个就是你,你可注意点啊!”闵玧其看上去被郑号锡烦的够呛,于是郑号锡立即加了一句话,有效地引起了闵玧其的注意,“对了,刚刚智旻过来呆了一小会儿。他说你睡着的样子真可爱。”


这纯粹是放狗屁。闵玧其只睡着了五分钟。虽然闵玧其一点也不关心金硕珍到底撞了什么鬼,不过金硕珍在闵玧其对房东的儿子朴智旻的单方面热恋问题上可是提供了海量援助。听见这句话,闵玧其睁开眼睛,嗤了一声:“那你们为什么他妈的不早点喊我——”说到一半,他忽然反应过来郑号锡在撒谎,“你去死吧,我要回去睡觉了,这真无聊。”


“好吧。”郑号锡言简意赅地说,“那我就自己一个人听珍哥讲他和他已经睡了好几个月的图书馆小甜心的故事了。”闵玧其吓得睁了睁眼,看着金硕珍,不过表情还是一脸不耐烦。郑号锡接着说,“刚刚说到哪儿来着?对,哥,所以你到底为什么从来没跟我们提过这家伙?”


金硕珍稍微有点脸红,毕竟事情的真相实际上还挺尴尬。“实际上是因为,呃,我没见过他的脸长什么样……”


郑号锡鼓掌捧场,发出五岁小女孩式的尖叫:“很帅?!”


“呃,他确实挺有魅力的。”金硕珍只得承认,“不过我可没被他迷倒!这家伙照旧是个混蛋。说真的,他每天都来图书馆,然后从来不看书!他只是每天准时蹭WiFi,还明知故犯地往借阅区里带咖啡!得是什么人才能干出这种事啊?”


闵玧其干笑了两声:“我觉得我就干得出来。”


郑号锡用胳膊肘轻轻怼了闵玧其一下子,“那是因为你也是个混蛋。”


“好了好了。”金硕珍郁闷地想,这两个人是来干嘛的?他们不应该是为他排忧解难的吗,怎么感觉反倒火上浇油?“我在向两位寻求建议呢。”


郑号锡和闵玧其一脸搞不懂地扬起眉毛,看向金硕珍。“我不明白,这有什么问题?你是个帅比,你觉得他也是个帅比。而且你还是个天杀的图书管理员,这可是个很火辣的岗位。是不是童书区,这都无关紧要——要我说,你应该去约他。就算他不是gay,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趁下班的时候去找他,然后——”


“问题是我想让他滚出去!童书区里的阅读桌不是用来收容流浪汉的!他只是碰巧是个长得很帅的流浪汉,长相是不会成为我执行公务赶他上楼的阻碍的。我都不知道他成天对着那个笔记本到底在干嘛——”


“肯定是在看A片。”


“看A片。”


他的两位室友为这罕见的默契而击掌欢呼。金硕珍站起身决定走人。“你们两个已经没药可救了。郑号锡,你也一样。下次这家伙再违反规定,我绝对要把他赶出去。”




——————




不到24小时,他的机会就来了。


在那家伙,拿着一个星巴克咖啡杯,走进借阅区的时候,金硕珍刚刚完成一本新到货的童话书的展示布置。金硕珍眯起双眼。当然啦,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人连他们昨天刚刚违反过的规则都记不住呢?怎么可能昨天还说着“不会有下次了”,然后在下次的时候干出和之前的行为一模一样的混蛋事呢?“不会有下次了。”真是个可爱的混球儿。


金硕珍等了几分钟,让他舒舒服服地坐下来,这样金硕珍就可以在赶人的时候让对方更难受一点。终于他走了过去,像昨天那样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的头发还是那么完美,脸颊仍然那么可爱,酒窝也仍然萌到恼人(事实上,金硕珍对于这人对他的吸引力一点没降低这事儿感觉挺沮丧的)。“抱歉,先生,但是图书馆内禁止携带清水以外的其他饮品。”


那个人笑了起来。金硕珍拧紧眉头。


“这就是清水。”


行吧。在星巴克的热饮杯子里,装着的,水。


“真的吗?”金硕珍问道,仍然试图保持一个专业的图书管理员应有的低声细语,虽然他几乎快要绷不住了,“好吧,这次我就放过你。”他还能怎么做?拿起杯子把里面的东西现场倒出来?


那个人点了点头,就像是在无声地说“你这个啰嗦的图书管理员,赶紧滚吧,我还要在这片小天地里享受我不知真假的星巴克牌清水和薛定谔的A片呢”。


而对于金硕珍来说,这只是他“忍不了这家伙的一百个理由”的新鲜出炉追加条款之一。只要让他逮到他下一次违规,金硕珍想,他时刻准备着让他彻底滚蛋。




——————




“他拿个星巴克杯子装水!他到底是要干嘛,把昨天喝完的星巴克杯洗洗然后装水进去?要么他是在撒谎,要么他就是个殿堂级葛朗台。”


闵玧其从他的工作台上稍微抬起头:“听起来这人要么是个白痴,要么是个天才。以目前你透露的讯息来看,我也没法判断他到底归哪一类。”




——————




金硕珍年轻的时候曾经想要成为一个歌手。他有一副好嗓子,他知道这一点,所有听过他唱歌的人也都认同。但是做歌手……太过冒险了。这不是个安稳的职业。所以当郑号锡追逐梦想当上了舞蹈老师,闵玧其追逐梦想成为了小说家的时候,金硕珍选择了做图书管理员。他不讨厌这个工作。他很享受做图书管理员的时光。但是有些时刻,他会希望当年填报大学专业的时候,他选择的是声乐系而不是语言学。


比如此时此刻。那个人在角落里坐着。旁边是他的星巴克杯。


金硕珍实在不知道应不应该去找他了。如果他再一次拍那个人的肩膀,然后那个人再一次轻柔地摘下耳机,然后金硕珍再一次告诉他“只能带水”,很有可能金硕珍会因为重蹈覆辙而得到与昨天同样的回复,并且显得像个白痴。但是如果他没去警告他,那么除非金硕珍运气很好,否则那些图书馆的大妈员工肯定会在下班后找到金硕珍对他说“我看见早些时候有个年轻人带着咖啡进了借阅区,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对待我们的规章制度?”


他担心得太多了。郑号锡总是这么说,金硕珍总是否认这一点。不过不管他怎么否认,事实就是事实。


结果最后他还是让那家伙自个待着了,和他的笔记本,耳机与星巴克杯一起享受清净蹭网生活。金硕珍这一整天几乎不怎么往那个方向看。他得帮田柾国整理图书报告,还要忙着悬挂一些傻里傻气的书评海报。


在临走的时候田柾国跑到图书管理员身边再一次向他道谢:“我的老师居然在看我的读后感之前从来没看过哈利波特系列!”金硕珍笑了起来,揉了揉田柾国的头发,跟他道别。


金硕珍从没仔细想过一点,不过那个人每次都几乎和田柾国同时离开,在金硕珍下班前一个小时左右。他每天都要走过金硕珍的桌子,紧跟在田柾国身后。不过金硕珍从来没留意过。这次,他照旧装作没看见。不过这有点难了,因为那个人大声地清了清嗓子。金硕珍转向他。那个人的个子很高。他轻轻举起那个星巴克杯,对着金硕珍露出一个有点灿烂的笑脸,两个酒窝都露出来的那种。


“这次里面放的真是咖啡。”然后他轻快地离开了。


金硕珍这辈子从来没这么崩溃过。




——————




“我现在可以确定了,他绝对是个天才。”


闵玧其这次连头都没抬,无情地嘲笑着金硕珍,“所以,你这是摔了个大跟头吧?”


这我早就知道了,谢谢您啊。金硕珍郁闷地想。




——————




“先生,我希望这次里面是水。”


金硕珍通常是个彬彬有礼的人,不过他还是很难掩饰自己话音里的敌意。他甚至用不着拍他的肩膀了,那个人看见金硕珍朝他走过来,有点促狭地笑着等他,还率先问候:“请问有什么事?”


“确实是水。”


图书管理员叹了口气:“如果你再有一次带咖啡进来,我恐怕不得不请您上楼了。除非……你是和某个孩子一起来的?”名侦探硕珍,开始查案。


那个人傻笑了起来:“你这是在婉转地问我是否单身吗?”


金硕珍差点被这记直球打得昏头转向。差点。“不,我是在婉转地问为什么一个成年人要每天都到儿童阅读区上班打卡。”好吧,或许这么说有点过分。


“哦,伤人。”他大笑着回答。金硕珍心想这大概算是个不错的反应,“好吧,我的确是单身。”谁也没问你这个,“而且我确实是和某个孩子一起来的。”


金硕珍确实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他不知道他到底想听到怎样的答案,但是显然这个回答不在他的预料之中。他从没见过这人跟任何人交谈,或者和哪个小孩子互动。他是个单身父亲吗?可是他还这么年轻。或许是个女朋友给他留下了一个孩子的青年单身父亲?金硕珍张开嘴巴想说点什么,八成是些蠢话。但是在他开口之前,对方就甩出了重磅新闻。


“其实你大概认识他。”哦不。金硕珍有种不好的预感……“田柾国?”上帝大概恨死了金硕珍(如果上帝真的存在)。他一瞬间觉得“自己的生活将会无比悲惨”几乎成了一条宇宙定律。“他是我的邻居。我每天开车送他过来,在这儿干一会儿活,然后再开车送他回家。”


就像往常一样,金硕珍再一次发现事情的走向与自己的期望南辕北辙。好吧,至少今天,他决定放过那个家伙。




——————




“每天开车接送你的人是谁啊?”金硕珍在田柾国走近时询问。田柾国四周看了看,然后指向了角落里一如往常藏在电脑屏幕后面的那个身影。金硕珍笑了起来。“我知道是他,不过他是个怎样的人?你能跟我讲讲他吗?”


田柾国想了一会儿,完全没有疑惑金硕珍为什么要问这个。“他是我的邻居,叫金南俊。”南俊,他也姓金。如果郑号锡现在在这儿,他肯定会开始扯什么命中注定之类的鬼话。“他是个很好的人,不过有一点点奇怪。”很好的人,有一点怪。金硕珍目前为止只看出了后半部分。“哦,他做饭真的很烂。”终于!金硕珍心想,第一个缺点!


金硕珍问道:“你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吗?”


“嗯,他在念大学。他已经毕业了,但是好像因为什么原因又回去念书了。真奇怪,谁会毕业了还想回学校啊?他绝对是个书呆子。”金硕珍心想,小孩子真是可爱啊,“他现在好像是……那个叫什么,中间年?”


“你是说间隔年?”


“不对,我觉得肯定是叫中间年。总之,他在中间年,所以他现在不是全天上学。我的爸爸妈妈雇他帮忙在白天的时候照看我。我跟他们说过我自己能行——我是说,我们一开始不怎么熟,不过我爸妈还是觉得我没法自己一个人来图书馆。”


金硕珍笑了起来:“柾国,你才十一岁。”


“我的心理年龄可不止十一岁。我刚刚说到哪里了?哦对,南俊哥。他好像是做音乐的,用他的电脑,他好像就是做这个工作的,我猜是这样。”那就是了,金硕珍想。“我问过他能不能让我听一听,不过他只给我听了大约十秒钟的前奏,然后就关掉了,因为什么‘我的年纪还太小,不能听这个’,谁知道他什么意思。”听起来这个金南俊还是个挺负责的大人。“我的爸妈总是在工作,所以他有点像是,嗯,我的怪人爸爸,性格有点古怪,而且不太擅长交流那种。”


金硕珍装出一副受伤的表情:“我还以为我才是你‘不擅长交流的怪人爸爸’呢!”


小男生很严肃地思考了一会儿:“不,你应该是我妈妈。”


小孩子真是太可爱了。金硕珍笑得太大声,换来了几声来自于另一位图书管理员的“嘘”。这真是自相残杀。“等等,你确定你一点也不了解他吗?”


“不了解。”金硕珍回答,“一点也不。我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田柾国皱起眉头:“真的吗?他可是天天说起你,问东问西的。我是说,真的是——整天都在问你的事情!”这可真有意思。金硕珍和他说话的时候,他一脸不耐烦。但是却在背后问起关于他的事情?“对了,你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粉色,怎么了?”


田柾国耸了耸肩:“真奇怪,你们两个都来问我关于对方的问题。”他眼中闪过一线狡黠的光亮,“我简直等不及要告诉南俊哥你问起他的事——”


天哪,不,不要。这可不行。“我可以给你签读书笔记,就算你什么书都不看,只是瞎编,我也帮你签字。”这真是个糟透了的交易,不过每次这孩子玩阴的,金硕珍总是无力招架。


“成交。”




——————




当闵玧其回到家的时候,他看起来有些衣衫不整。鉴于闵玧其平日居家办公,很少离开公寓,这其中的原因就显而易见了。


“嘿,你去哪儿了?”金硕珍提问时的语气带着一点责难。


闵玧其不屑地笑了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还能去哪?”没错,他去和朴智旻约会了。


“我希望你能明白,如果我们房东发现你和他儿子……呃……已经约会快半年了,他会立即把我们赶出去。”金硕珍显然并不赞成这两人的这段感情。不光是因为这段感情太过冒险,他还总觉得,朴智旻似乎引诱着他的室友滑向某种危险关系的边沿。


作家本人对此毫不在意。这让金硕珍觉得有点受伤。“哦是吗。”闵玧其问道,“你的爱情生活发展得如何了?”


金硕珍决定整蛊一下他的好友:“哦,应该说,相当顺利?我和南俊今天聊了一会儿——哦南俊是他的名字,就是那个带着笔记本的家伙,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怎么介意这个事了。他真是个好人,是搞音乐的。我和他有很多共同点。他每天都开车接送我很眼熟的一个孩子来回图书馆,我觉得他真是可爱极了,而且很温柔。”


闵玧其眨了眨眼,显然没有预料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金硕珍大笑起来决定解开他的疑惑:“我是开玩笑的。他还是挺混蛋的。我问他是不是陪小孩一起来的,他回答说‘你这是在婉转地问我是否单身吗’。说真的,他让我头疼。”


“听起来你确实挺喜欢他的。”闵玧其评价道,金硕珍对此并不赞同,“号锡人呢?”


金硕珍竟然忘了这个。他回答:“他刚走不久,好像是去工作室了。他有个一对一课。”


这个理由让闵玧其大笑出声:“他是这么说的?我真是太想不到那个幸运的学生是谁了,肯定不可能是那个他天天挂在嘴边上的金泰亨,他可能在教那个可怜的小孩怎么跳脱衣舞,贴在他身上顶胯。”


闵玧其的幽默感有时候让金硕珍觉得有点伤人。“面对现实吧,闵玧其。”他说,“我们都活得一团糟。”


“有多大的几率。”闵玧其问道,“三个大学同学租了同一栋房,然后发现三个人都是同性恋,还是在韩国?更别提这三个人都在同一年里遇到重大情感挫折?号锡喜欢上了自己的学生,你对某个不识字的混蛋又爱又恨,而我在日房东的儿子。我们最好赶快把这团烂事都解决掉。”


金硕珍心想,他绝对不会是最早搞定的那个人。




——————




闵玧其有个笔记本。


他走到哪,就把这个笔记本带到哪(不过他的活动范围还是挺小的),并且把一切跳进脑子里的新点子都记在上面,当做小说素材。他声称这些灵感都来自于周围人的日常生活,这让他笔下的角色更加真实。不过,虽然作者本人对这个笔记本珍爱有加,但是他的室友们一看到他掏出这个本子,就开始浑身发冷。因为,虽然闵玧其的小说毫无疑问文笔剧情都堪称一流,但是主题一般都是同性爱情。他声称:“在大学里,老师教我‘写你了解的东西’,我能说啥呢,我了解搞基。”


郑号锡是闵玧其笔记本的长年受害者。当闵玧其专注于写作,没心思理会周围发生了什么时,金硕珍曾经翻阅过他的笔记本。他不知道自己期待看到什么:是主人公的大纲,还是配角的详细设定?不过那上面只有一些简单的笔记。一些郑号锡本人如果看到,可能会想要从此永远禁欲的笔记。




- 和自己的学生谈恋爱的舞蹈老师


- 舞蹈课程:从1对1到上床


  - 艳照门??


- 开始约会,发生一些戏剧性事件(这部分直接编造,素材A的生活里没有drama,因为他就是个卢瑟)


- 大量舞蹈术语(找素材A问一问这些术语用法,不过不要搞得太明显)


- 舞蹈老师是个巨婴


- 可能会在上床的时候怕黑




金硕珍早该预料到他也总会有这么一天。一直以来他的生活都很无聊——毕竟他是个图书管理员——不过当爱情来敲门,闵玧其的行动速度快得超乎寻常。




- 草食系居家男图书管理员对上混球音乐人


- 一些调情用语:


  - 请问,你的图书编号是?


  - 如果把你比作一本书,那肯定得是精装版。


  - 我不太懂读书,不过倒是很有兴趣读你。


  - 我忘记带我的图书馆会员卡了,不过你可以直接扫一下我的脸。


  - 你要知道,这会儿硬着的不光只有这个封皮……


- 图书管理员拒不承认(审问一下素材C寻找更多灵感)


- 都说到这儿了


  - 图书馆性爱




金硕珍想搬走。他希望闵玧其早晚要收的那封来自房东的驱逐信早一点到。




——————




第二天,金硕珍筋疲力尽地来到图书馆打卡。要不是为了工资,他真想翘班不干。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讨不讨厌金南俊,这让他烦心得要命。因为显然,当田柾国在进门时冲他笑的时候,金南俊就在他身后不远处(说真的,他怎么会注意不到他们俩每天都是同一时间进门的呢?),而且金硕珍没法忽略他,因为金南俊长得太他妈帅了。


然而当他为了星巴克杯里到底放着啥而走近金南俊身边时,那个男人笑了起来,回答:“今天里面是水。不过明天我可能会想喝点咖啡。谁知道呢。”金硕珍又一次气得要死。


于是在过去的这一个星期里,他每天都要问金南俊他到底带着什么。这就像是个死循环,因为他每天都会说里面装的是水,但是又总会表现得好像第二天里面就不是水了一样。他就像是在玩脑筋急转弯,金硕珍从来不擅长这个。


有趣的是,虽然金南俊只是每天简短路过他的办公桌,不过金硕珍对他的了解仍然逐渐地稳步增加。他知道这个男人做的是饶舌音乐,因为有一次他听见了金南俊耳机里漏出来的声音。他知道金南俊有点笨拙,因为又一次当金硕珍在整理书架的时候,他听见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响声,毫无疑问,听起来是个星巴克杯(而且,令人惊讶的是,里面确实装满了水。当金硕珍尽职地清洁地面时,金南俊小声说:“你不相信里面是水,对吗?”金硕珍回答道:“不管我信不信,就是为了避免发生这种事,我们才有这样的规定。”金硕珍的回答似乎让金南俊觉得很好笑)。


他也曾经处于纯粹的好奇,在例行的“咖啡还是水”竞猜过后(当然里面是水)问过金南俊到底看不看书。金硕珍觉得这个问题或许有点冒犯,不过金南俊坚持这没什么。“我是看书的。”他声称,“只是不在图书馆看。”


“那你最喜欢的书是什么?”金硕珍问。


“喔,看来你对我还有点信心。我很感动。”看到金南俊有点脸红,金硕珍觉得还挺开心,“《麦田里的守望者》。”


金硕珍几乎要笑出声了。这家伙说不定真是个危险人物:“你知道很多杀手都是这本书的狂热粉吧?”


金南俊确实笑出声了。不过至少他还记得悄声说话。“我知道。”他回答,“不过我可以保证我不是个杀手。你喜欢这书吗?该不会觉得它有点‘造作’?”


在那一瞬间,金硕珍发现了金南俊“性格古怪”的一面。田柾国早就提醒过他来着。“确实不太喜欢,你说对了。”


“你呢?你最喜欢的书是?”


金硕珍很久没听到过这个问题了。他思考了起来。“如果非要让我选一本……我想我会说……《道连格雷的画像》。”这本书真是杰作。


“有意思。”金南俊傻乐了起来。金硕珍一开始有点摸不着头脑,然后他忽然想起这本书的主题是潜藏于内心的同性爱情结。好吧。金硕珍心想,金南俊的确就是在和他调情。


而他……并不介意这个。虽然他和金南俊之前的交流过程一直有点憋屈,不过这次聊天某种程度上倒是很轻松愉快。他眼前浮现出自己和金南俊在餐厅,在客厅沙发,或者在床边聊天交谈的情景,关于读书或者其他的话题。金硕珍发觉金南俊让他同时觉得自己又聪明又愚蠢,像是站在聚光灯下,却仍然能不可思议地展现自我。金硕珍喜欢这样的感觉,而且他渴望更多。


他不得不承认,在他内心最深处,始终秘而不宣地——他甚至骗过了自己——存在着如此真实的对金南俊的爱意。金硕珍有点胆怯,但是这份爱意又是那么美好……金硕珍从未如此不知所措。




——————




“我曾经暗恋过一阵郑号锡,你知道的吧。”


“我知道。”金硕珍翻过一页他正在读的小说,回答道,“号锡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我猜这能让你开心点。”


闵玧其干巴巴地笑了几声:“我早就知道那个傻子根本不知道有过这么一回事。他到现在还一直不知道呢。说实话,不是什么要死要活的那种暗恋,或者类似的什么,就只是恰好足够让我在他开始和金泰亨约会的时候想要打人那种程度而已。我好像确实打了谁,我也记不太清了。”


“你确实打了人。”这段回忆让金硕珍笑出了声,“你打了我。”


“啊?”闵玧其合上笔记本,看向金硕珍,“这,我很抱歉。不过总之,当我们搬进来的时候,我想着,我一定得想点办法从这种情绪里逃出来。不光是从对他的感情里逃出来……说到底,我和他之间从来也没有过什么,我只是不想面对他有了喜欢的人,而我的生活又一团糟这个现实。然后我遇到了智旻,我们开始一起厮混,然后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那孩子了。”他笑了起来,就好像这是个挺好笑的事一样:“而且最可笑的是,智旻以为我和他在一起只是因为我还放不下号锡哥。而他不在乎这个。我浪费了多少时间才发现我早就放下号锡了,而那会儿我还根本不认识智旻呢。这是不是有点太可悲了?真他妈要命,是吧?”


金硕珍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的室友并不是个经常和他人分享自己的感受,或者容易崩溃的人。他只是走到闵玧其的身边,一只手轻覆在闵玧其头顶,然后安慰他。“一切都会顺利起来的。”他说,“有什么想吃的吗?”




——TBC——




(一个比较方便的下篇传送门)

评论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