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descent

你笑了

超级喜欢

有时烬:

1.


金硕珍从小就是个爱笑的孩子,也是个热衷于逗别人笑的孩子。


为了奖励他在班级中识字认字快,期末语文又考了满分,金爸爸高兴的带着他去全城最大的书店给他买了很多课外书,阴差阳错的混进了一本笑话大全,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他捧着这本书经常笑得满脸通红,甚至笑久了肚子痛得在床上打滚。因为金硕珍的笑声很具有穿透力,经常金妈妈下班回小区在楼下都能听到他儿子的笑声,她觉得她儿子实在是太吵了,于是趁金硕珍不注意收缴了他的笑话大全,看着书因为翻太多次都旧得卷边了,金妈妈无语的把书塞进了衣柜上面的箱子里。


没了书,金硕珍抱着爸爸撒娇让爸爸能不能再给他买一本,得到老婆的眼神警告,金爸爸正直的拒绝通过了这项提议。


金硕珍没办法看笑话了,就打算去讲笑话,那一本笑话大全简直背得比他小学语文课本上的课文还滚瓜烂熟。


他的第一个实验对象是一个小区的弟弟朴智旻。


所谓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笑点低的朴智旻成了金硕珍的忠实听众,每次金硕珍一讲他就笑,金硕珍没讲出来就开始乐他也跟着乐,别的小孩看到他俩凑一堆时总会说,你看,傻瓜兄弟又凑在一起傻乐了。


直到有一次金硕珍讲了个笑话把朴智旻笑岔气送医院了,金妈妈狠狠的揍了他一顿,并明令禁止他再给朴智旻讲笑话后,他才失去了他的头号笑话粉丝。


他也不是没有挣扎过,只是他的确也吓着了,不敢给朴智旻再讲笑话,于是他把目光转向了小区里刚上小学的白白软软的糯米团子田柾国,结果那小子不但不笑,还很严肃的对他说笑话听多了会变傻,所以讲笑话的人会被抓进监狱的。


他想了想朴智旻那张五十三分的数学卷子,刚好他爸又热衷于一部抗日片,被抓进监狱的人被拷问得半死不活的样子浮现在他脑海里,他猛的打了个激灵,再也不敢给别人讲笑话了。


直到初中过了一半了,金硕珍才察觉田柾国是吓唬他的,可是等他再开口想重拾这份乐趣,却发现笑的人只剩下他一个人,其他人都搓着双臂嫌弃的说好冷哦。


金硕珍心想一定是久疏战阵,太久没讲过了才会这样,于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恶补笑话知识,上了高中笑翻所有人。


然而像他热衷笑话一样同样热衷于扮酷的金南俊,成了金硕珍笑话征途中的滑铁卢。


金南俊从小脑子就聪明,成绩次次第一,初中连跳了两级,因为小时候笑起来很憨厚被亲戚捏着脸连连说了好几句可爱,从此就走上了扮酷的不归路。


看起来就很高傲冷漠的天才少年金南俊全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在文理分科后和唯一主动想跟他坐的金硕珍成了同桌。


金硕珍身为一个话唠,一坐下来就噼里啪啦的跟金南俊说了一大堆话,座位靠窗的金南俊手撑着头看着天空,这天太阳很好,把金南俊晒得懒洋洋的有点想睡觉。


金硕珍看自己热情的说了一堆话他都酷酷的不想搭理的样子突发奇想:“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年级第一都是有光环加身的,更别说又是全年级最小又是年级第一的。金硕珍光是想想把年级第一逗得哈哈大笑的场景,斗志就开始熊熊燃烧。


金南俊还来不及阻止,金硕珍已经开始清了清嗓子准备就绪了。


“小鱼问大鱼:大,鱼,你,喜,欢,吃,什,么,啊?”


“大鱼回答小鱼:我喜欢吃说话慢的小鱼。”


“小鱼说:哦这样啊,我知道了。”


“……”


金南俊看着金硕珍讲了个笑话后自己笑得哈哈哈哈的快要断气了,全班的目光都被金硕珍的笑声吸引过来。


当时金南俊人生第一次谋生了想要把一个人的嘴巴缝上的想法。


 


2.


高中放学路上总是有女生们手挽着手走成一排叽叽喳喳的议论着学校里的男生,金南俊等公车的时候戴上了连帽衫上的帽子,又塞上了耳机都还是能够听到女生们的议论声。


“一班的金硕珍超好看,上次他去办公室找老张抱作业的时候刚好我也在,我就偷偷看了他好几眼,真的,近看真的是演员脸啊!”


金南俊正想暗自翻个白眼,但他想他不能为了一个脑子缺根筋的人放弃他始终酷酷的表情。


“对,我在一班的朋友给我说他人超好的,开朗爱笑又平易近人。”


金南俊还是没忍住本能翻了个白眼。


“但我还是喜欢金南俊,好酷啊,独来独往的,次次年级第一,参加比赛拿奖拿到手软,我高三的一个学姐和他共同参加了一个项目,说他真的是天才,简直是现实版的江直树!”


虽然把肥皂剧男主用来形容他,金南俊心里是有些不屑的,但夸奖他还是勉强收下了。


“说他俩还是同桌呢,反正真是羡慕死了一班的女生了,好想跟金硕珍当同桌啊!”


金南俊想到每天金硕珍都喜欢絮絮叨叨的跟自己说话,最关键那人自己还擅自定下了每天给他讲一个笑话这种现代酷刑,金南俊真想把帽子一扯冲那个女生咆哮:“求求你真的快点把那人带走当你同桌好吗!”


其实金硕珍在女生中人气很高金南俊是知道的,因为每次金硕珍抽屉里的情书至少比自己的多一倍。金南俊总是看都不看就混在不要的卷子和草稿纸中丢进垃圾桶,而金硕珍总是会一封一封认真的看一遍后拿起笔写下“谢谢”两个字后找人帮忙退回去。


那种温柔是年少的金南俊所不屑的,他故意忽略了金硕珍好看的侧脸和眼中温暖的光芒带给自己的触动。


金南俊甚至有时候觉得金硕珍还是可以忍受的,虽然话有点多,虽然有些幼稚爱粘人,当然,前提是他不讲笑话。


金南俊被金硕珍缠着讲一道物理大题,金南俊被他念得不耐烦了便拿起笔在草稿纸上给他演算,讲解的话很少,但在纸上的演算过程却不能更精细,可金硕珍听着听着注意点就跑到了金南俊的手上。


“南俊,你的手真好看……”


金南俊无语的看着入神盯着自己手看的金硕珍,用修长的手拿着笔狠狠的敲了他脑门一下。


金硕珍吃痛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把额前的碎发都揉得乱七八糟的,又嘿嘿的傻笑了两声,把金南俊写好过程的草稿纸拿了过来。


金硕珍虽然比不上金南俊,但人也聪明,要不然也就不会跟金南俊是一个班,他把剩下的演算过程看了一遍又自己算了一遍就弄懂了。


他抬头看金南俊拿着一本村上春树的小说看,脸上的表情淡淡的、酷酷的。金硕珍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见金南俊这种表情随时随地都想逗逗他,他跟金南俊同桌了快一年了,还从没看过金南俊笑过,哪怕是他讲了明明已经非常好笑了的笑话的时候,真的是……浓烈的挫败感啊……


“为了感谢你给我讲题,我今天多给你讲一个笑话吧!”


金南俊被这句话惊得手中的书都是一晃,转头就看见金硕珍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他觉得金硕珍似乎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目标,因为其他人好歹都会在他的多次攻势下笑一笑,就自己始终无视或者拒绝。


这次依旧也是,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脱口而出,金硕珍已经开始清了清嗓子。


“有一天蚯蚓一家很无聊,于是小蚯蚓把自己切成两段打羽毛球去了,蚯蚓妈妈把自己切成四段打麻将去了,蚯蚓爸爸想踢足球然后他把自己切死了。”


金硕珍又自己笑得脸都红了,周围的同学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抬眼看了一眼笑得喘不过气的校草,默默的又把头埋进了书堆里。


笑完金硕珍看着依旧是酷酷的金南俊,委屈的瘪嘴:“依旧不好笑吗?”


接着又嘟嘟囔囔的下定决心:“明天我一定给你准备一个更好笑的!”


金南俊维持着冷酷弧度的嘴角颤抖了一下,你哪次不是这样说的……


他大脑快速思考着如何终结金硕珍给自己讲笑话,他实在不想上了高三都还要承受金硕珍每天一个比考试还频繁、况且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


于是他强迫自己弯起了嘴角,见金硕珍只是愣住了没什么其他反应,他又弯起了眼睛。


“哇!南俊你有酒窝欸!”


金硕珍伸手去摸,被金南俊躲掉了,然后又酷酷的对他说:“好了,我笑了,你以后不用讲笑话了。”


金硕珍弯起了眼,摇了摇脑袋:“有酒窝的男生就应该多笑,以后我会更加努力的!”


还附赠了一个表决心的握拳动作,而金南俊此刻只想给他一拳。


“而且你笑起来好可爱哦!”


金南俊石化了。


 


3.


在金南俊的名词解释里,可爱这个形容词,是不能用来形容男生的,更何况是他。


所以他不怎么喜欢他的酒窝,因为他只要一勾起他的嘴角,两个深深的酒窝就会陷在他的脸上,显得很蠢很傻很好欺负的样子,而且总会有人说他可爱。


金南俊洗漱完照了照镜子,露出了两个酒窝。


唉,果然很蠢,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很聪明的人了。


他懊恼了一个暑假,为什么当时脑子短路会想出这种莫名其妙的方法去实行,最关键的是金硕珍没有停止反倒变本加厉的给他讲笑话,不时还夸夸他很可爱,夸得他几乎想带着他红透了的耳根立马逃跑。


“我讨厌别人用可爱形容我。”


他朝金硕珍凶凶的说道,然而金硕珍在熟悉后本来就不怕他,就算有点怕的时候他就想想金南俊还比自己小上两岁给自己壮壮胆。


“可你是我见过最可爱的人了,不让我这样说我也会这样想的。”


金硕珍凑近朝他讨好的笑,金南俊看着他满含温柔笑意的眼睛,突然就没办法生气了,只能带着被夸的红红的耳朵冷着个脸一声不吭的写卷子。


金南俊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他一生气就算是大人也能被他唬住,但金硕珍偏偏不吃他这套,而且总是能轻而易举的让他气消。


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奇怪了。


他会在数学老师指着黑板上的公式说同学们注意看,我要变形了的时候,看着每次必定憋笑憋得脖子以上全部通红的金硕珍,突然觉得有些无奈又好笑。


他会在金硕珍费劲心思给自己讲了笑话之后自己笑倒的时候,心底没来由的会漫上许多温柔,然后在他因为自己又不笑而挫败的时候,想摸摸他的头。


他会在金硕珍没考好垂头丧气的时候,默默把金硕珍的卷子拿过来,在错的地方写上详细的批注或者解题过程。


他会在金硕珍感冒咳嗽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时候,去接杯热水,提醒他吃药。


奇怪到最后,他会想拥抱他,想亲吻他。


金南俊知道这种“奇怪”,往往被称为“喜欢”。


他一点也不为察觉到自己喜欢金硕珍而感到恐慌,就像习惯了金硕珍每天要给自己讲笑话一样理所当然。


只是他开始暗暗打算,至少金硕珍得跟他上一所大学才行。


高三上期金南俊就拿到了国内最好的L大的保送名额和国外几所名校的offer。


金南俊原本想去国外读书,但金硕珍要参加高考在国内读书,金南俊就直接放弃了国外的学校,金妈妈本来就不希望他跑到国外去读书,看他这么果断的就放弃了,高兴得烧了一桌的好菜,弄得金爸爸哭笑不得。


金南俊提了一下让金硕珍也考那所大学,可金硕珍愁眉苦脸的抓了抓脑袋,两只大眼睛盯着金南俊说,我虽然想考,但我觉得我考不上。


金南俊一个人生了一天的闷气,金硕珍本来压力挺大的,同桌还莫名其妙的生气不理自己,放学后就单方面的跟收拾东西可以提前告别高中的金南俊吵了一架,最后甩下一句“你直接保送不用高考当然体会不了我的压力”就走了,骑在单车上风把眼泪都吹了出来。


那天是他第一次忘记给金南俊讲笑话。


结果第二天就有重磅消息说金南俊放弃了保送选择参加高考,班上有人就看着又把东西搬回来的金南俊叹气。


“大神为什么总是想多虐几次我们这些凡人!”


金硕珍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也蒙圈了,看着金南俊一脸淡定的样子把卷子掏出来做,整个一副置身事外的酷样。金南俊看着金硕珍盯着自己发呆,就扯了张卷子扔在他桌子上叫他写卷子。


金硕珍刚拿起笔做了一个选择题,就听到旁边飘来金南俊低沉的声音。


“我陪着你高考,不准再说你考不上。”


他抬头偷偷看了眼依旧眉眼淡漠的金南俊勾选着答案,才察觉有热泪盈眶。他稳了稳声音后开朗的对金南俊说我今天还没给你讲笑话呢,于是金南俊抬起了头看向他,眼里的无奈和深情终成一声妥协的叹息。


 


4.


金南俊不知道的是,金硕珍并非乐此不疲的给每个人讲不同的笑话。


他只对两个人这样坚持过,一个是朴智旻,一个是金南俊。


朴智旻小时候父母关系不好,天天在家里吵架动手摔东西,朴智旻被吓得就跑出家躲在小区的角落里偷偷哭,有好几次都被出去偷偷买零食吃的金硕珍发现了,金硕珍递给他糖,他不要,还是哭,金硕珍想了又想,突然灵光一闪,对哭累了的朴智旻说,那我给你讲笑话吧。


后来上高中跟金南俊分到一个班时,没有人敢主动去跟金南俊坐一起,虽然金南俊一副我不在乎我很酷的样子,可是金硕珍看他的第一眼就觉得他很孤独。


当然,你也可以说,天才本来就是孤独的,可金硕珍就是没缘由的,舍不得他孤独。


即使金南俊脾气很硬又爱装酷,小毛病一身,但其实磨破了他的外壳后就会发现他人很好,总是默默的关心和照顾别人。


最重要的是,金南俊笑起来很好看,脸颊上的酒窝让金硕珍心都化了,就算让他再讲一万个笑话来换金南俊的一个笑容,金硕珍都觉得心甘情愿。


自从金南俊放弃保送名额陪金硕珍一起高考后,连金硕珍的爸妈都觉得儿子好像为学习发了疯,担心他压力太大,告诉他家里对他要求不高,就正常发挥就行,可金硕珍灌下一杯咖啡特别认真的说,我想和我同桌一起上L大。


金硕珍每天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给金南俊讲笑话,期待他再笑一次,结果那小子一点都不买面子,硬是到了倒计时最后一天,都再也没露出过可爱的酒窝。


金南俊虽然年龄小,但个子已经跟金硕珍差不多高了,甚至有超过的趋势。


进高考考场之前,金南俊拍了拍金硕珍的头说,仔细答题,不要紧张。


金硕珍和金南俊的爸妈都在旁边,金硕珍被这一拍闹了个大红脸,反而金南俊特别自然的转身就进了考场,留下金硕珍紧张的跟两家父母道了别慌慌张张的进了考场,差点还走错了考室。


到了高考查分的那天,都还没到规定的查分时间,L大的招生办就给金硕珍家打了个电话,说希望金硕珍同学能够报考我们L大。


金硕珍小学到高中哪受到过这种待遇,一口就答应下来搞得那边都受宠若惊,剩下的就丢给了同样兴奋不已的金爸金妈跟招生办讨论,自己开心的马上给金南俊去了个电话。


金南俊听着金硕珍兴奋吵闹的声音一直嘴角含着笑,等他终于说累了停下来歇口气,金南俊才说,我知道你肯定能考上。


金硕珍嫌弃的吐槽他又装酷,嘴角却一直往上扬。


他俩一直聊电话聊到深夜,金南俊要挂,金硕珍不准,明明眼睛都睁不开了,都还在絮絮叨叨的一直说。这一通电话至少给金南俊讲了十多个笑话,每次讲完金硕珍就要问金南俊笑没笑,金南俊摸着自己深陷的酒窝声音倒很低沉的说你都没听到我的笑声你说我笑没笑,金硕珍气得咬牙说不行我得给你再讲一个。


“睡着了?”


金南俊放轻了声音问,结果电话那头模模糊糊的说还没,但一听就是困到了极致,正准备挂电话了,金硕珍却如梦呓般又说了一句。


“南俊,我真的好高兴我能和你一起上L大啊……”


金南俊没回答,下床拉开了卧室的窗帘,那天夜空很美,又有月亮又有星星,幕布是深蓝色的,寂静又柔软。


听着那边逐渐平稳的呼吸声,金南俊挂了电话,看着天空中最亮的星星笑出了酒窝。


我也是,他这样悄声说。


 


5.


本来金南俊计划的两人毕业旅行,因为金硕珍在班级聊天群里说漏了嘴,演变成了几乎半个班级的毕业旅行。


金南俊从上飞机前就没给金硕珍好脸色看,连高中跟金硕珍玩得不错的同学都把金硕珍拉过去问怎么了,生怕把这尊神惹怒了,金硕珍尴尬的摆摆手说没事,可能是昨晚上没睡好吧,看同学用似信非信的眼神盯着自己,金硕珍只能笑,总不能告诉他们的确是因为你们不请自来吧。


起飞前那同学还多看了几眼闭眼安神的金南俊,跟坐在外侧的金硕珍开玩笑说:“大神这低气压快让飞机起不了飞了。”


等周围的人都入睡了,金硕珍才凑近金南俊求饶,可金南俊没搭理他。


“我给你讲笑话好不好?”


金南俊终于睁眼看他,把他不安分的脑袋摁回他自己的靠背上。


“没有生气,睡觉。”


金硕珍看金南俊又闭了眼,心气不顺的哼哼道。


“明明生气了还装酷。”


不用金硕珍说,金南俊也觉得自己越来越不酷了。


比如现在大家聚在一起喝酒聊天烤烧烤,看着班上以前喜欢金硕珍的女生被起哄让她给金硕珍告白,金硕珍笑了笑替那个女生解围,金南俊在飞机上就没顺开的心气又被更用力的堵了回去。


他站起身来想走,却被班上的同学叫住说大神是不是害怕下个就是你所以想提前溜啊,他回头就看到了他们班班花脸涨得通红站起来走到了他面前,对他说了个我喜欢你。


一堆人一下就炸开了锅,谁也没料到班花也喜欢金南俊,一边是声讨班花藏得太深了的声音,一边又是起哄让金南俊接受的声音。


金南俊看了眼金硕珍,发现金硕珍也笑着看着自己,不起哄也不阻止。


其实班花压根也没想过要什么回应,她在班上也不止一次看到过金南俊丢那些没拆封的礼物情书、直接越过那些堵在教室门口告白的女生。


虽然她肯定还是有些期待的,但主要还是想把自己藏着的心思说出来,再不说的话,大概是没有机会了。


金南俊低头看了她一会儿,说了句谢谢。


那句谢谢让金硕珍也是一怔。


他记得他和金南俊熟了后金南俊看他又在回情书,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起身把情书礼物又往垃圾桶送,他在金南俊丢完回座位后便写谢谢边对金南俊说,每一份心意都该被尊重,比起对不起,更需要的是谢谢。


“没关系,我只是想着喜欢这种事,不应该是藏着掖着的,至少也是要说出来的。”


班花落落大方的笑着,虽然看着还是有些掩饰不住的失落。


“谢谢,”金南俊又重复了一遍,“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


抛下这颗炸弹,金南俊就淡然的离开了,留下了其他人在爆炸现场沸腾。金硕珍也蒙了,一直温柔的笑容也挂不住了,愣了好久才站起来去追金南俊。


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才在海滩边看到了金南俊,他趁金南俊不注意跳到金南俊背上,金南俊一个晃悠差点没站稳,却下意识护住了背后的人。


金硕珍从金南俊背上跳下来装作不在意的说:“喂,你有喜欢的人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金南俊淡淡的说那我现在告诉你吧,金硕珍突然就害怕起了答案,笑笑说不行我现在有个特别合时应景的笑话先讲给你听。


金南俊又看着金硕珍清了清嗓子。


“从前有个人对着大海讲了个笑话,然后他就死了。”


“因为海笑了。”


金硕珍又被自己的笑话逗乐了,笑得没站稳就摔在了沙滩上。


金南俊看着金硕珍这傻样突然就不气了,还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金硕珍听着金南俊的笑声失了神,站起来身上的沙子都没拍掉,就用手去戳金南俊的酒窝。


“你笑了……”


这次金南俊没有躲,就那么笑着让金硕珍摸着自己的酒窝。


“我也给你讲个笑话吧。”


金南俊边说边帮金硕珍拂掉头发上的沙粒。


“歪掉的梨叫什么?”


本来金南俊一笑他就脑子不好使了,又突然给他讲笑话让他猜歪掉的梨,他是彻底的摸不着头脑了,什么笑话啊明明是脑筋急转弯吧!


“歪梨?”


金硕珍随便乱丢了个答案出去,结果金南俊又笑了,还笑着拥住了他。


“我也爱你。”


他在他耳畔轻轻又郑重的说道,金硕珍就这么轻易的被他近在脸庞的气息烧红了脸。


“我喜欢的人是你,你喜欢我吗?”


金硕珍小心翼翼又不好意思的回拥住他,支吾了片刻才回答他。


“喜欢。”


金南俊笑。


他拥着金硕珍,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星。


“那你为什么藏着不说?”


“我打算给你讲够九百一十二个笑话的那天,就告诉你,现在才七百四十三个。”


“那以后不给我讲笑话了?”


“要讲啊,你看刚刚你都被我逗笑了,我以后还会准备很多很多很好笑的笑话逗你笑的。”


“要我笑其实有个更简单的方法,想知道吗?”


金南俊跟金硕珍面对着面,金硕珍点了点头,但因为离得太近了不好意思想闪躲又被压回来。


“别说笑话,多练情话。”


金南俊含着笑朝金硕珍的唇上压了上去。


 


6.


其实哪有那么难还需要方法和途经。


只是你来了,我就笑了。



评论

热度(106)

  1. ceilloo有时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