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descent

南硕【 Season by season 】( 上 )

真的好赞好赞

鲸鱼又又:

部份情节参考自电影——《不能说的秘密》


或许有微微微糖锡。(所以我到底该不该带TAG呢......)




 




00


 


If you're the right person, you'll see.


 


The words.


 


The things you'll experience.


 


And someone you'll meet , who is irreplaceable.


 


Or accurately to say , incredible.


 


Someone means everything to you.


 


01


 


Second by second ,day by day ,season by season.


I cross time just for seeing you at first sight.


 


02


 


“ 一进校门的右手边三栋大楼都是我们平常上课的地方,最近的这一栋是高三楼,第二栋高二,最远的那一栋是高一。”


 


“ 左手边走廊过去之后就是教师办公大楼,顶楼是学生会办公室。沿着走廊转弯是科学大楼,主要是实验室,校际比赛的研究也会在那进行。”


 


“ 进去的时候千万千万要穿实验服,千万千万不能把器具打破,化学老师是个坏脾气的老头,一个不高兴准给你记过的。”


 


“那我还是不要去了。”


金南俊看着郑号锡心有余悸的表情,再想了想自己。


 


郑号锡一双大眼睛眨了眨,看着金南俊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缓下呼吸,强迫自己恢复一点正经的神色。


 


“ 穿过操场和科学楼的后面是体育馆......挺大的,如果遇上老师要你们到那上课,你得有心理准备。”


 


“ 在里面跑个两圈就能把你累死。”


 


“ 左前方那栋有木门的是礼堂,演讲和学生集会都会在那举办。”


 


“ 你们学校还真挺大的。”


 


“……所以你知道学生会巡堂有多累了 ? ”


郑号锡把双手覆上自己的脸,强装着挤了点鼻音,呜呜几声开始了悲情戏码。


 


金南俊想告诉他,长得好看也不是这么乱用的。


他侧头看见了对面一栋巴洛克式建筑,看来年代已久,除了玻璃和门窗翻修过以外,大致都还保持古老的原貌。


 


“ 那栋呢 ?”


他打断了郑号锡的独秀,指着对面的建筑。


 


郑号锡猛然抬起头,浑然不见伤心的痕迹。


“ 喔,差点给忘了,那栋是图书馆。很漂亮吧 ?”


 


“ 嗯,真的挺漂亮的。”


金南俊点点头。


 


“ 不过啊……告诉你啊,顶楼千万别去。”


郑号锡脸色突然暗了下来,对着金南俊神秘兮兮地说道。


 


“ 为什么 ?”


金南俊显然被郑号锡的变化有些吓着了,不过疑惑更多。


 


“ 因为……听说顶楼三十年前死过人哪……”


说完郑号锡搓了搓自己的臂膀,浑身不舒服似的。


谁让他胆子小,想想就觉得害怕,别说进去了。


 


金南俊松了一口气,看着郑号锡毫不掩饰嗤笑出声。


原来只是这种校园传说。


“ 死过人 ?”


 


“ 嗯,我可没唬你,这可是连校长老师都知道的……听说死的还是个学霸呢,毕业典礼那天中途就不见踪影,隔天被人发现倒在图书馆顶楼。”


语毕郑号锡发出了一阵怪声,这个话题真是太令他恐惧。


 


“ 对了,今年高三的毕业典礼那天,图书馆就要拆了。”


 


“ 为什么 ?”


 


“ 应该是太旧了吧,学校想翻新来着。说是太老旧的建筑安全性不佳,对学生有危险......这倒不至于吧,用了这么多年也没塌过,这么漂亮的建筑拆了真可惜。”


 


“ 而且连书也不打算留啊,说是会全部换新……呀这么多书,全部换新的得要多少钱……”


 


金南俊望着古老的建筑出神,对郑号锡的碎念大概是左耳进右耳出。


是啊,真可惜。


 


响彻全校的钟声打断他的思绪。


 


“ 呀,上课了。”


 


“ 你先回去上课吧,我自己晃晃就行了。”


 


“ 真的吗 ?不会迷路吧 ? ”


郑号锡调笑。


 


“ 你放心好了。”


金南俊以略为嘲讽的语气回应。


“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 其实我也不是很想来的,谁让会长那帮浑蛋趁我不在的时候帮我决定了。”


郑号锡盯着金南俊,没坚持多久又笑了出来。


“开玩笑的,很高兴认识你啊。”


 


“ 我也是,”


金南俊笑着拍了下郑号锡的手臂,把人朝高二大楼推了一把。


“ 行了快回去吧,辛苦的委员大人。”


 


 


03


 


金南俊双手插着西裤的口袋,在校园里漫无目的胡乱踱步。


他经过刚才郑号锡说的长廊,近看之下是洁白的石柱,地板大概是大理石和着一点其他的石砖,皮鞋踏上有微小的喀喀声。


 


天气不错。


 


阳光从金南俊的左侧洒来,隔着石柱在地上映出倾斜而整齐的几道阴影。


他这么往前走,身影随之忽明忽暗。


 


恍惚地想起,郑号锡问他为什么想转学来这,他竟答不上来。


本想着说几句「久仰贵校大名」之类的恭维话,不过这未免太与他的风格背道而驰,即便郑号锡对他一无所知,如此也只会让他恶心自己;「想来就来了」显得太过随兴而倨傲,「不喜欢原来的学校」又太吊人胃口,照郑号锡的性子大概也会刨根问底,而说不定他哪天成了「有故事的学霸」,或又得了其他什么莫名其妙的称号。


 


并不是他自恋,他的确总是众人关注的焦点。


 


到最后,他只是愣愣地看着郑号锡,回了一句「我不知道」。


 


好在郑号锡也善解人意,回了一句尾音上挑的「好吧」,又给了一个疑惑而奇怪的表情之后便不再追究。


 


正是好机会让他想想这个问题的解答。


人面对问题的时候,即便已经做了说谎的打算,脑里浮现的几个答案必定也和自己真实的想法有关。好比他想的三个理由,其实也不全然是错的,这便是最佳例证。


说来挺妙,这三个理由正好能串成连锁的因果关系。


当他那次偶然经过这里,正好赶上黄昏,或许是澄黄的光线和这里贵气优雅的建筑气质太过契合,匆匆一瞥也显得迷人。而他确实也对原本的环境感到厌烦,就好像他得来的一切回报都不是出自他的努力,只是受恩于他的姓氏。那是威摄立极大的标志,连带着把他自身的光芒也掩盖了——他的聪明和优秀,大概也都被归咎于简简单单的一句「因为是金家的儿子」。


 


父亲那时大概是被政府高层的琐事所烦,虽然为他原本的安排被驳回略表不满,但也只是犹豫了几分钟便随他去了。


毕竟,金南俊的选择不算太坏。


 


因为不喜欢原来的学校,而且久仰贵校大名,所以想来,便来了。


金南俊思索出了最佳答案。


 


……不过还是「我不知道」更省事一些。


 


视线里映入有些斑驳的石阶,金南俊停下脚步,猛然抬起头,才发现在思考的过程中他不知不觉走了很远。


 


原来沿着长廊走到尽头,就是图书馆。


 


他看了看四周,建筑近看之下显得更古老,但一点也不脆弱,反而庄重而典雅。


于是金南俊毫不犹豫地推开了刻有雕花的木门。


 


 


04


 


碍于图书馆惯有的静谧,他放轻力气,缓缓把木门扣上,在确保声响极小之后才放心地转身。


 


管理员是名中年男子,带着老式的金属圆框眼镜,手里端着一本黑色书皮的书,从封面来看大概不是多新潮流行的书籍。


他面无表情地抬头看了金南俊一眼,便不再理会,继续低头看着手里的书。


 


金南俊基于礼貌还是向管理员点头示意,也没管他究竟看到了没有。


他侧头环顾了一周,巴洛克的古典结构和新式的门窗显然有些自相矛盾,但也不是格格不入,反而增添几分冲突的美感。


整体上就像座城堡。


 


“ 不过啊……告诉你啊,顶楼千万别去。”


 


“ 因为……听说顶楼三十年前死过人哪……”


 


他想起郑号锡声情并茂的警告,起了几分好奇的心思。


 


 


要是真闹鬼的话……也是挺有趣的吧 ?


他在心里暗笑。


 


金南俊放弃了原本想走往文学区的来意,转头看了眼管理员,确定他还是专注于手中的书后便踏上了阶梯。


 


-


 


他爬上最后一阶,深深呼吸了一口。


一口气爬到六楼还真挺累的。


 


……得找时间多出去动一动了。


金南俊暗想。


 


平复了呼吸,他仔细端详起这里。


有别于其他楼层,除了窗户洒来的阳光没有其他光源,其实足够明亮,比起冰冷的白灯照明,阳光也更自然而温暖。


就气氛来看,的确是人烟罕至的情况,却没有意料中积满架上的灰尘,看来还是有人定期来维护清洁。


倒像是另外一个世界般的存在。


 


金南俊抬起步伐,仔细看了看每排书架,意外地发现这层的书几乎都是外来语言写成,或是久远的古文字,有几本的书页和书皮都已经斑驳不堪。


就算撇开「闹鬼」不谈,这里大概也没几个人会来。


 


奇异的静谧突然被打破,听起来像是有人正朗诵着英文诗句,金南俊皱眉,想着自己刚刚为什么没有发现。


那是极度温柔的声线,像是低吟却又明朗,大概也能想象声音的主人有张好看的脸。


 


金南俊开始加快脚步寻找,经过一排排的书架,看到的却都是笔直延伸的走廊,空无一人。


“ 奇怪…….难不成真闹鬼了 ? ”


他也不禁开始有些害怕。


 


怕什么啊,肯定是被郑号锡那家伙影响了。


他安慰自己。


 


脚步仍然没有停止,反而更加急促,像是为自己的局促想尽快找到理由似的,皮鞋在地板上发出摩娑地毯的轻微声响。


他几乎是奔跑着步向最后一排,在看见人影之后松了口气,并庆幸自己最终还是找到了答案。


 


他定睛看了看那人,问句却梗在喉咙说不出口。


 


真的,太好看了。


 


从金南俊背后洒来的阳光正好照在那人的轮廓上,似乎是还没意识到金南俊的出现,那人盯着架上的书,看似是正好想把书放回去。


没闲心思去注意那究竟是什么书,金南俊的眼里彷佛只有那人一头耀眼而温柔的金发,明亮的眼睛,随着拿书抬起,纤长的手指……和怎么都无法挑剔的五官。


 


他第一次浮夸的想,原来单调的制服在一个人身上可以这么合衬。


 


“ 刚刚的声音……是你吗 ? ”


金南俊回神,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那人被突如其来的出声惊了一下,猛然转过头看着金南俊。


全然袒露的正脸好看得让金南俊几乎窒息。


 


“ 什么声音 ? 不是我啊。”


那人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金南俊才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我该不会真的遇上鬼了吧 ?


“ 可是……这里没有别人了。”


他慌忙的环视一遍四周。


 


那人看着金南俊强装镇定地思索,终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换来金南俊惊讶而疑惑的蹙眉。


 


“ 呀,是我没错,别找了。”


那人笑意不减,看得金南俊一愣一楞的。


 


他看着对面的男人嘴角勾着窃笑不止,才迟钝的发现自己是被捉弄了,随即也跟着轻笑出来。


 


“ 是上课时间了吧,你不回去吗 ? ”


那人把架上的书靠拢,对着金南俊问道。


 


“ 我是新来的转学生,想先熟悉熟悉环境。”


金南俊的语气轻松起来。


 


那人点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


“ 欢迎你,那么……我先回去了。”


他端着笑意从金南俊身旁经过,而金南俊因此闻到了他身上令人舒适的香气。


 


愣了一会,金南俊才意识到自己连再见也没说,当他想起应该追出去的时候,那人已经不见人影。


 


 


05


 


以最快的脚程追到了一楼,侧头看见管理员左手抚着书页,右手枕在桌上熟睡。没有多做停留,他也顾不上吵醒中年男人的风险,往前推开了门。


 


“ 不至于跑得这么快吧……”


金南俊在长廊上喃喃自语。


他暗自惊讶于那个男人的脚程,简直算得上神出鬼没,明明上一秒还能远远的看见人影,追上来的时候却又空无一人。


 


他搔了搔头,莫名感到烦躁。


 


“ 在找我吗 ? ”


右肩被点了两下,金南俊猛然回头,是那张他一直在寻找的脸。


 


“ 干嘛跟着我 ? ”


那人勾起嘴角,像个发现自家宠物偷吃零食的主人,等着金南俊该怎么解释。


 


“ 没,没有啊,”


天才展现出难得的窘迫。


“ 我就是要走这的,没跟着你。”


 


“ 喔 ? ”


那人笑着挑了挑眉。


“ 真的 ? 没有 ? ”


 


“ 没有。”


他连摇头否认都不敢对上那人的眼睛。


 


“ 这样啊……那我走了 ? ”


那人盯着他,转身作势离开。


 


“ 呀别走,行了行了我承认。”


心急之下金南俊抓住了那人的手腕,对上他有些惊讶的眼睛,自己也不由得一怔。


他急忙放开了手。


 


“ 我只是想说……你的声音,很好听。”


金南俊假装镇定地看向别处,却没料到这个举动在人眼里看来非但没有起到效果,还有几分可爱。


 


啊 ! 我到底在说什么啊啊 !


他在内心咆哮。


 


“ 是吗 ? 谢谢。”


那人显然也没想到金南俊给的竟然是这么奇怪的回答,笑出了声。


 


金南俊又一次沉浸在那人的笑脸里。


以致于下课钟声响起时他竟然感到些许不满。


 


那人抬头看了看四周,彷佛也刚刚回神。


“ 那……再见了 ? ”


 


没等金南俊回答,他径直转身隐没在下课突涌的人潮里。


 


“ 喂 ! ”


金南俊想在嘈杂的人声中喊住即将走远的那人,用了最大的力气,却没想到这一声却让气氛沉默了一秒。


所有人都转过头看着始作俑者。


 


“ 你叫什么名字 ? ”


金南俊显然有些惊讶,但也不甚在意,确定了他也回头看向自己后,脱口而出。


 


沉默只维持了一秒,众人大概是看在这种戏码并不新奇,当作没发生过一般继续往前走。


长廊又恢复了吵杂,金南俊看到那人对自己勾了勾嘴角,又转身离开。


 


“ 郑号锡。”


身后突然幽幽传出一个名字,金南俊一阵激灵。


 


“ 我叫郑号锡。”


 


“ 呀 ! 我知道 ! 谁问你了 ! ”


金南俊难得不冷静,郑号锡的作乱让他更暴躁。


 


“ 那你在问谁 ? ”


郑号锡对成功惹火金南俊感到开心,连问句都有曲调似的。


 


“ 就是……”


金南俊往原处看了一眼,那人早就不见踪影。


他叹了口气。


 


郑号锡朝金南俊的视线方向看去。


怪了,分明就没人。


 


他疑惑的瞥了金南俊一眼。


 


 


06


 


“ 问你们个问题,”


金南俊扒了口饭,望向对面的郑号锡和埋头苦吃的几人。


 


郑号锡投去疑惑的眼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 你们在学校里有没有看过一个男生,金色头发,和我差不多高,眼睛是单眼皮,但是很大……”


 


“ 呀南俊,你电视剧看多了吧 ? 照你这么说这人都能当校草了,怎么可能还没人见过。”


郑号锡打断了金南俊。


 


“ 所以你们见过没有 ? ”


金南俊拿起手边的红茶啜了一口,从皱起的眉头来看似乎很苦恼。


 


“ 你见过吗 ? ”


郑号锡抬头向盛着饭菜回来的闵玧其问道。


 


带着眼镜的黑发男人像是仔细想了想,接着摇摇头。


“ 没有。”


 


金南俊放下筷子,没了食欲,烦躁的搓了搓脑袋。


好久没看到他了……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


 


这可不行。


 


“ ……南俊,你说的那个人,我好像看过。”


在金南俊右手边隔着两个位子的地方,一名高二的学长探出头来说道。


 


“ 真的 ? 在哪看过 ? ”


金南俊瞬间像打了剂强心针一般,原本胡乱搓着头发的双手瞬间放到了桌上。


 


其他人见金南俊的反常也提起了几分兴趣,聚精会神地看着发出话音的男人。


 


“ 你也别抱太大期望,我就是看了一眼,都不知道说的是不是同一个人......那时候他低着头走路,看不太清,好像在数着什么的样子。呀,就在你们高一大楼那里,照理来说你应该会看到才对。”


那人好像陷入了回忆里,连说的话也断断续续地琐碎。


 


金南俊像颗泄了气的气球,肩膀垮了下来。


 


郑号锡顺手夹走了闵玧其盘里的泡菜,后者毫不在意。


他微微倾身对着金南俊。


 


“ 我说,这究竟是什么大人物啊 ? 让我们金学霸挂念成这副德性 ? ”


说完还发出几声「啧啧啧」,活像是担忧儿子感情生活的母亲。


 


“ 怎么,他抢你女朋友了 ? ”


闵玧其幽幽吐出一句,众人则是被他的冷幽默弄得不知该不该笑。


当然,真的笑出来的只有郑号锡。


 


“ 我转学来的那天,在图书馆顶楼遇上他了。”


 


“ 图书馆顶楼 ? 我的天你不会是遇上鬼了吧 ! ”


郑号锡慌忙之下抓住了一旁闵玧其的手臂,闵玧其端起手边的红茶一饮而尽,眼睛却没离开过金南俊,看起来有很大的兴趣。


 


“ 你电视剧才看多了吧,有这么好看的鬼吗 ? ”


金南俊白了郑号锡一眼。


“ 不过他确实是神出鬼没的,从那天之后就没看见他了。”


语毕他索性放弃一般趴在桌上。


 


闵玧其看了眼瘫在桌上,平时冷静和帅气尽数消失的金南俊,默默开口。


“ 现在看来,你也只能等他出现了。”


他站起,顺手收走了郑号锡已经空空如也的盘子,和自己的迭在一起。


 


“ 还有,别忘记,今天午休的评分委员该你了。”


 


 


07


 


是的,金南俊加入了学生会。


当然,是被郑号锡半推半拉进去的。


 


理由名曰 : 「浪费了我宝贵的午睡时间带你认识学校,你总要给我点回报。」


 


鉴于郑号锡着实使出了浑身解数,已经开始竞逐奥斯卡的企图心下,金南俊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接着认识了他口中「会长那浑蛋」,正是闵玧其。


一个随时随地都能睡的男人。


 


金南俊记下偷偷在桌子底下玩手游学生的座位号,阖上了板子。


 


……今天没有来上课吗 ?


 


他特别仔细的检查过每个班级,却没有在任何一间教室发现那人的身影。


金南俊又不得不想起那人阳光下的侧脸,再温柔不过的声线,和好看得令人心跳骤停的笑容。


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他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原本的理性和高智商随着那人的出现开始逐渐下降,甚至开始多愁善感起来。


……说不定他该考虑写写诗,好把这些「丰富的情感」发泄发泄。


 


“ 嘿。”


 


金南俊感受到靠上自己肩膀的手,猛然回头,那人预先伸好的手指正好戳在自己的酒窝上。


 


金发男人因得逞露出了笑容,放下了手。


“ 好久不见。”


 


金南俊看清了那人的脸,努力镇定下自己狂喜的心情。


“ ……好久不见。”


 


“ 你是不是很久没来上课了 ? ”


他忍不住心中的疑问,彷佛是想为十几天来的忧虑寻找解答。


 


那人看着金南俊有些着急的神情不禁愣了几秒,随即笑了起来。


“ 喂,你是一年级的吧 ? ”


他伸出手指,推了下金南俊的额头。


“ 要叫哥啊。”


 


“ 喔……哥,你是不是很久没来上课了 ? ”


金南俊愣愣的摀着额头,难得乖巧的又把问题重复一遍。


 


“ 怎么了 ? 想我 ? ”


那人的笑容多了几分狡黠。


 


“ 想啊。”


金南俊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回答,却又发现自己似乎太过直白了一些。


“ 你无故没来上课这么多天,学生会很难做事的。”


他举起手里的板子晃了晃,用如常的从容自信掩盖慌张。


 


那人显然对他的答案有些失望。


“ 这样啊……可是我很想你呢。”


 


金南俊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 想着你会不会给我记过。”


他指了指金南俊手上的板子,勾起了唇角。


 


金南俊无奈的笑笑,对他幼稚的回击败下阵来。


“ 所以哥,你得乖乖说出你到底上哪去了。”


 


“ 我 ? 我都在图书馆看书啊。”


他摆出无辜的眼神,耸了耸肩膀,金南俊竟然没办法怀疑他。


 


“ ……哥都不在教室上课,老师们不会刁难你吗 ? ”


 


“ 呀,谁让我成绩好呢 ? ”


那人朝金南俊眨眼,摊手。


 


他轻笑了一声,决定不反驳。


 


“ 午休要结束了,你快回去吧。”


 


“ 哥你呢 ? ”


 


“ 我当然是回去上课了。”


他看着金南俊,为他奇妙的问题感到好笑。


 


“ 那,哥……再见。”


 


“ 再见。”


他朝金南俊挥挥手,依旧留给他一个笑脸。


 


很久很久以后,金南俊依旧觉得,那天他的眼睛似乎比他一头金发来的耀眼。


 


 


08


 


“ 南俊,你有带伞吗 ?要不要送你一程 ? ”


 


“ 不用了,我等一会儿就好。”


 


“ 好吧,明天见了。”


 


“ 明天见。”


 


金南俊拒绝了同桌的好意,转头看着窗外下不停的雨发愁。


他怎么就不记得韩国这么能下雨呢 ?


 


突然后悔起当初拒绝了家里司机接送上下课的要求,坚持要自己骑单车。


不过……要是真答应了,才是噩梦吧。


他暗暗安慰了自己一把,像是鼓起勇气一般站了起来,将书包甩到肩上,往门口走去。


 


-


 


他牵着单车步出校门,左手拿着书包顶在头上遮雨。


金南俊踩着校门关闭的点跑了出来,因雨丝朦胧阻挡了他寻觅避雨处的视线,在心里暗骂了几个脏字。


 


在全身湿透之前,他跑到了校门对面的屋檐下。


 


“ 呼……”


金南俊轻轻地松了口气,将聚在头顶的书包放下摆在脚边。


他不经意侧头一看却大为惊喜。


 


“ 哥 ?”


 


那人闻言侧头看了眼金南俊,带着笑眼,像是早就发现了他。


“ 嗨。”


 


“ 这么巧啊哥,你也没带伞 ?”


他心里被填满的烦躁彷佛一瞬间烟消云散,连语气里都带着笑意。


 


“ 嗯。”


他的金发微微被打湿,探出头看了眼依旧下不停的雨,好看的眉眼微皱起来。


 


突如其来的大雨毫无预兆,没带伞的人自然不在少数,屋檐下人流来来往往,显得拥挤。


 


“ 啊。”


 


金南俊听见身边传来一声细小的痛呼,急忙转过头去。


 


一名和他们穿着同样制服的男子从旁边走过,彷佛没看见他身边那人,径直往前走,把他撞得后退了一步。


金南俊心底的怒火瞬间蔓延至大脑,正想开口喊人,手臂就被轻轻拉了一下。


 


“ 没关系,”


他端着笑眼,安抚金南俊。


“ 人这么多,人家也赶着避雨,就是被撞了一下而已。”


 


是大哥安抚弟弟的语气。


 


金南俊对着他怔了几秒,最终作罢。


“ 哥啊……你太善良了。”


 


“ 不是,”


那人轻笑出声,眼睛直直盯着前方。


“ 我只是不想计较而已。”


 


回过神,外面的雨势已经渐小,甚至还有停下的趋势,屋檐下的人也赶着离开,一个个都跑了出去。


只剩下他们两人。


 


“ 哥,要不……我顺路载你一程吧 ? ”


 


“ 你怎么知道顺路 ?”


那人歪着头看向金南俊,颇有看好戏的兴味。


 


“ 我,”


 


“ 好啊。”


 


不待金南俊说完,他便爽快的答应。


或许一开始就没打算拒绝。


 


金南俊暗自欣喜于他的回答,伸出手探了探,确定雨停了之后把车牵了出去,不忘细心的抹去后座的水珠。


他跨上单车,将背包移到身前,对屋檐下的那人撇撇头,示意他上车。


 


被金南俊不知不觉间崭露出的神气逗笑了,他往前跨上单车后座,双脚踩着踏板,手扶着金南俊的肩膀,高高地站在后座。


“ 走吧。”


 


 


-


 


“ 啊———”


他扶着金南俊的肩膀,迎面而来的凉风和雨后泥土和着青草的味道,都让他感到无比地爽快。


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啊。


 


金南俊听见身后那人兴奋的叫喊,不由得跟着开心了起来。


 


“ 哥,你抓紧,小心点。”


他轻笑着提醒。


 


“ 呀,没事的。”


响应了金南俊,他甚至变本加厉地伸直右手,闭上眼睛,让风流泄过指尖。


闻到了雨的味道。


 


还有金南俊身上的味道。


 


莫名让人觉得很安心。


 


“ 要吃吗 ?”


金南俊停在卖雪糕的小摊子前,侧头问道。


 


“ 好啊。”


 


他拿着两支雪糕,走向前方坐在江畔石墙上的那人。


 


“ 谢谢。”


那人接过雪糕,径自先咬了一大口。


 


金南俊在旁边坐下,看着他满足的表情嘴角跟着上扬,咬了一口雪糕。


“ 想尝尝吗 ?”


他将自己葡萄味的雪糕举在那人嘴边,后者也不客气地咬了一口。


 


伸出舌头把嘴边沾上的残渣舔掉,他砸砸嘴,认真品味了一番,随即也把自己的举在金南俊眼前。


 


“ 怎么样 ? 我的比较好吃吧 ? ”


待金南俊咬了一口,他笑着问道。


 


“ 不,我觉得我的更好吃。”


金南俊看着身旁人得意的表情,彷佛是想炫耀自己眼光多好似的,决定说个谎挫挫他的锐气。


 


大概是早就预料到金南俊不会乖乖配合,也只是挑了挑眉,接着两三口把剩余的雪糕解决掉。


 


他们都没有意识到,如此亲昵的举动似乎不会建立在「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基础上。


 


金南俊看着那人突然安静下来的侧脸,也跟着沉默。


两人原本被雨水打湿的衣服和头发都被风吹干,好在初春天气虽然多变,今天也不算太冷,不至于让人着凉。


他金色的头发刚刚风干,被吹得有些乱,侧脸的轮廓被夕阳橙亮的光芒描摹的更加柔和,瞳孔像是随着江上的波纹微微颤动。


 


只是直直盯着前方,嘴角轻轻勾起。


 


金南俊看着,没了动静。


 


“ 好美。”


那人开口,看着江上倒映的余晖和即将没入地平线下的夕阳,还有它渲染出的绝美天色。


 


顺着那人的视线,金南俊转向看着江面。


“ 嗯。”


 


“ 喜欢看的话,我们可以每天都来。”


 


“ 我们 ?每天 ? ”


那人转头对着金南俊,展露出笑容,语气里直透着欣喜和疑惑。


“ 那你可得每天都载我回家了。”


 


“ 当然可以。”


他回以一笑,做出保证。


 


 


-


 


“ 送我到这就行了,我家就在前面。”


他轻拍两下金南俊的肩膀,示意他停下。


 


“ 喔。”


金南俊压下剎车,竟暗自不满于时间过得太快。


他抬头看了眼天空。


 


太阳都要看不见了。


 


那人等金南俊停稳单车,从后座跨了下来。


 


“ 谢谢你了。”


他看着金南俊,视线往上移,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勾起了唇角。


 


金南俊疑惑着正想开口,就被那人叫住。


 


“ 别动。”


 


听话地不再动作,随即感觉到那人的手轻抚上自己的头发。


金南俊看着那人的脸,一时之间忘了言语。


 


他拨开金南俊棕色的发丝,挑出了不知何时被蹭上,夹在中间的一小片绿叶,丢在一旁。


“ 好了。”


 


“ 谢了,哥。”


 


“ 不,谢谢你送我回来。”


他摆摆手。


“ 还有你的雪糕。”


 


金南俊有些傻气的微笑,果然他的智商有下降的趋势。


 


“ 那,再见。”


那人朝金南俊挥挥手,随即想转身离去。


 


“ 再见……”


金南俊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想起了什么。


“ 啊 !哥,等等 ! ”


 


他闻言转过身来。


 


“ 你的名字 ?”


 


那人微不可闻地「喔」了一声,才发现他们居然连彼此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 我叫金硕珍。”


 


“ 我叫金南俊。”


 


“ 南俊,明天见。”


 


“ 明天见。”


 








TBC.





评论

热度(60)

  1. Iridescent鲸鱼又又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好赞好赞